楼主: 高法纲 - 

长篇小说《苦苣》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3 19: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朋友们给我提出修改意见!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1-13 22: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 e2 D3 O( t6 }5 f( }

    - K! y: \" B0 o7 r7 q
    7 I) E. C. @& i( V  q4 ]% N: c' z    继续看下文,故事才开始,现在发表意见还早了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3 22: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法纲 于 2010-11-14 09:55 编辑
    5 M, b# c1 p$ d1 ^: c9 U% e, T  t7 u( ~8 q2 }
    原创《苦苣》第三章:金火童子爱平淡 牡丹仙子恋平安
    ! @6 W8 S1 v3 K/ Z
    大伯白日游天堂,苦苣黑夜钻地场。
    - v' @% o1 r  Y8 h金火童子恋情网,牡丹仙子爱双方。
    - m% w8 x6 a) C莲花仙子欢情郎,金火童子喜花香。
    6 h* x$ ?; V( J8 P% U! U% a' S南柯一梦愁断肠,人生磨难何其长。
    话说苦苣被夜里黑暗压的喘不过起来,又劳累、又饥饿、又难过、又无助,昏昏沉沉爬在房檐下睡着了……。% [" s3 e5 m1 U7 u/ [- C8 [
    ……“快走!快走!”两个红眼撩牙,手拿催命棒的小鬼,推着苦苣向一个黑漆漆的洞中走去,苦苣眼睛上闷着一块黑布,一会儿,苦苣感觉自己悬浮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一会儿,苦苣好象有踏着凹凸不平的泥巴路面,也不知走了好久……。
    1 u9 i+ i7 [2 F$ h0 j8 s猛然,闷的黑布被一个小鬼毛手毛脚撕下,眼前火把通明,一个头戴尖红帽,身穿绿长袍的阴曹地府判官端坐在大长判案后面,大喊一声:“金火童子,你在蟠桃园私会牡丹仙子,犯了天条,被玉皇大帝罚下地狱,关在水牢,判你到人间磨难八十天,你如今只有一十四天,怎么跪地喊冤了,惊动天庭,令我等抓你讯问,快快从实招来?”
    ; N  J  D; A/ r5 n6 M) R苦苣迷迷噔噔说:“我大伯被人害死,我不喊冤,谁喊冤?我今年十四岁,为何说一十四天?我和牡丹仙子、莲花仙子交朋识友,结为友好,我们也没有越雷池半步,只不过私自会面,卿卿我我,吐爱语一滴,传心意一片而己,罚我不说,又将牡丹仙子降到人家磨难,又将莲花仙子遗送忘忧河,我愿一人顶着,饶了牡丹仙子,莲花仙子啊。我真的好冤好冤呀?”8 v0 p& Y* @" Q, d
    “大胆狂徒,再敢胡言乱语,小心打你五十大板……?”“你有所不知,天庭一天,人间一年,你还有八八六十四天,人间六十四年;人各有福、禄、寿、喜,已成定数,天机不可泄露;罚你不是吾也,念你年幼,且不罚你,回去吧。”判官大声道。
    7 N0 z/ }+ D. ?) j' r    两个小鬼猛的推苦苣一把……,1 x! t6 K+ y3 a" W) d
    咚、咚咚,咚,院门外有人喊:“苦苣,苦苣,快开门……,苦苣,苦苣,快开门……。”
    5 m: @' ~3 x8 f. q苦苣似醒非醒的揉揉眼,问:“谁?, p4 e) K3 \) c# o" P
    “银锁。“银锁喊:“你怎么连我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 ]8 {" i# y' b: }4 y; v- Z' b苦苣听到了,又一想,刚才我去那里了?怎么又记不清了,奥,是不是南诃一梦?……。. y+ @$ _5 K! N) v
    苦苣起来赶快去开门。门外,还有银锁爹、庄上的三位老人。" x: P2 D) H- V1 q$ L; a- X
    银锁爹说:“苦苣,快把你奶奶叫起来,大家商量事情。”
      f7 b3 [( e* ~% {我跑到厨房,看见母亲睡在炕里面,脸蜡黄蜡黄的,喘着粗气,奶奶倦曲着身子睡在炕外面。
    # N. p* H! V8 I* ]+ h“奶奶,银锁爹和庄里老人都来了,叫你商量事情。”. d! _; I7 n; y* x: w  b
    奶奶慢慢的睁开眼睛,沙哑着嗓子说:“我的娃,扶着我快去。+ {$ `* l# K% q2 p
    在客房,银锁爹主事,征求了庄里老人的意思,奶奶的想法,定下来:东挪西借钱,入土为安,乡亲们先把后事办;请风水先生看下葬的黄道吉日、写祭文;定纸火;下葬时另时找吹响;棺材先把给奶奶做好的用上;银锁妈找女人们蒸馍馍、准备饭菜等等。3 H# W0 }8 f8 z3 E" P) T
    还托人捎信给父亲,赶快回来,正说着,保长也来了,大家互相道了安。
    6 z, a4 b* W" B保长说:“判案子的讲了,昨晚警察去抓哈巴狗,没有抓到,人跑了,上报省上布置通缉抓。埋葬钱以后随案子判,乡亲们商量帮忙赶快把丧事办了。”
    0 l) I- g, I$ T+ }# X$ s4 v奶奶听了保长的话,事已至此,万般无奈,哭着把事托负给银锁爹和乡亲们。苦苣急着给母亲取了三付中药,赶快去熬药,奶奶、妞妞几个女娃,忙的印票票、做孝衣,苦苣边熬药边守孝。
    ) F0 I7 x9 N% |4 M, d乘着人不注意,妞妞往苦苣兜兜里塞了一块乔面馍馍,
    6 u$ h8 i. i1 b& G' Q向苦苣噜了噜嘴,苦苣又点了点头……。
    9 k8 Q2 S2 |$ f# j; S7 `' V9 v7 S苦苣,苦苣,院门外又有人叫着苦苣,苦苣跑出院门外一看,又来了许多人:有陈家庄大舅、二舅、小姨、表姐杏儿、表妹莲儿;奶奶娘家安家岔的二爸、三爸、四爸、五爸、六爸;奶奶亲姐姐南河川的大爸、二爸、四爸,二爸还特别交待姨奶奶有病不能来;远在成都国军当少将的三爸的情,姨奶奶替三爸带了份;苦苣爹县城的本家兄弟几人;苦苣姑姑家的人等等,大家先烧香,客房里站不下,院子里也站的满满的,加上帮忙的乡亲们,房里房外,院里院外,都是人。" L8 ^' V4 h8 e; o0 y9 W
    烧完香,大家带着吃的东西先看奶奶,接着去看母亲,奶奶见人就哭,引着好多亲戚擦眼摸泪。
    # A+ q: T0 V8 d8 a7 |8 T风水先生选的黄道吉日是后天,有了乡亲们的帮忙;有了众亲戚的支持,有了银锁爹的主事,奶奶、苦苣心上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C8 g* s0 \% @- y' u! O
    托人给苦苣爹带了话,能带到吗?苦苣爹能回来吗?奶奶、苦苣、银锁爹、乡亲们盼呀盼,等呀等……?4 q0 J$ q$ l5 N6 G2 d' b! ~$ V4 t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4 09: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苦苣》第四章:奶奶艰苦养三辈 苦苣感伤记三代( ~' y( C. T- k: o2 B5 ^
    人世苦难说不完,三生石上轮回转。
    . K) f: I/ M" m. t( O奶奶苦命心慈善,养老养儿苦度年。% {* V, f4 \* W2 I4 s1 k7 |0 S% Q
    临老无力腰背弯,还养苦苣童心安。
    2 ~8 o+ ^' e4 o0 v& X大伯遇害上西天,奶奶失子哭肠断。# K% q; ^, c8 y
    大千世界五百年论回,孕母体十月怀胎,哭声出零岁登场,父母喜笑逐颜开;父母养年年艰辛,送幼儿园,天天早晚,六岁上学接送还不断日日天天,好不容易长到十岁,幸福欢快,父母心中甜;上学堂,年年岁岁,出校门,工作心碎,脚跟站,人生事业,刚二十,谈情说爱,为情所伤,为情彷惶;成家立业,父母帮,还背上情债,当上房奴数十载,盼到三十岁,才基本稳定方向;敬父母,养儿女,东奔西闯,过四十岁,拼命的劲儿,打闯的朝气早已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压力大,养家苦,还要拼命一时半点,不鱼死网破,心不安,气不宁,五十岁时回头望望,人生的遗憾总有好多事儿没有办完,看人家,比自己,伤感无限,心酸眼泪流满面;到六十,岁月无情,腰酸背疼,百病缠身,苦不堪言,不得不告老还乡,益养天年;退休以后,无所事事,东游西转,女乐观,舞场转圈喜开颜,男少动,抱的电视不夜眠;人活七十古来稀,今朝七十不为奇,女士越活越年轻,还想再婚找老伴,老汉七十撮麻将,那怕血压往上长;八十老汉无所求,晒晒太阳最自由,天天想着老命休,身后问题总担忧;大病卧床医院趟,九十人间多空想,奈河桥上走一回,孟婆汤药碗端上;长生不老人间奇,东南西北百岁喜,子孙烧香敬长辈,百岁墙上高挂起。2 o* K; K4 A7 D3 p; b" k
    人生经历千变万化,苦难降临三大不幸:一曰老年失子;二曰中年失夫;三曰幼年失母。
      S: N: d$ L0 N* t- c爷爷三十多岁病故,留下三个年幼的大伯、姑姑、父亲,奶奶愁容满面,瘦弱的身子骨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在那黑暗的旧社会,奶奶辛苦在劳作在几亩贫脊的山地上,一年下来,难以维持全家四口人的生计,奶奶常常游走在安家岔、南河川等亲戚家里,明是说帮助亲戚农忙干活,实际上是要一些吃的、穿的、用的添补贫穷的家里生活所急需之用。
    ; |! J0 e2 B1 `$ W+ C$ B奶奶年幼时奶奶的生身母亲因病早亡,奶奶哭的死去活来。奶奶还得照顾五个年龄比奶奶小的五个爸爸,奶奶出嫁以后,五个爸爸经常来看奶奶,给奶奶精神上、物质上极大的支持,感谢奶奶为照顾自己的亲弟弟付出艰苦老动。
    % B3 T; |3 [$ V- c' n0 |" E大伯的以外身亡,又是给奶奶重重一击,几乎击垮了奶奶的年迈的精神支柱,使奶奶痛不欲生,面对年幼的苦苣,奶奶顽强的又站起来了。" C$ j/ Y" @/ Q, M. ]* Y1 E
    奶奶已经遭遇人生的三大不幸,承受着家庭的生活的巨大压力,用奶奶弯曲的腰骨凝顶着来自各方面的苦难……。% ~& v, h: a8 t/ n
    苦苣等父亲望眼欲穿,看来在大伯安葬时没有希望了……。! F& w1 U- L, K9 S
    夜色的昏沉黑暗,和既将举行的葬礼一样的凄惨。  z0 ?3 Z- K5 d, c9 h
    冬天的黑夜,干冷干冷的,五更天的冷,让人哆嗦,乡亲们做好了准备,等着时辰出殡。
    ( b7 e% M  _- i) ~银锁爹一看时辰到了,发话:先行遗奠仪式……,而
    1 G) R& h9 W6 H# i$ t3 v9 i) P; `后启殡……
    ) I2 o% M% l! T苦苣戴着孝帽,穿着孝服,扶着众人将灵柩抬到灵车上,拉着灵车绳,抱着引魂帆,低着头,弯着腰,柱着孝棍,哭着,慢慢地,慢慢地爬行,最前面是吹响锁喇;接着是放炮,烧纸钱的送葬的乡亲;后面是顶着帐联和纸火的乡亲;灵车在中间,最后面是奶奶坐着毛驴车几个女人们扶着跟着……。
    + ]9 i  ?3 P+ n% c- A) S/ w1 w这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有诗为证:1 S, }5 F8 }4 s1 C4 x3 w
    哭声沿途哀乐传,
    5 \, V6 A1 B5 a/ m1 Q5 ?! o( O白衣黑帐白魂帆,3 A+ q; S9 l6 Q" H$ O' E
    发葬临晨心神乱,0 P! k9 k3 ]+ x+ ^
    人流送葬水塄田,
    5 f1 a4 B3 P( a# [送别呜呼哀乐响,# a& P  L, a( u; [( R. i
    黑夜邀望升九天,) U9 x* e) ?# I9 l6 ]
    发生血泪沾巾中,
    5 m5 [( U" o  c1 `( D人喊百声入土安。& m2 H! y% e% F3 k7 \9 i# l
        在水塄祖坟,风水先生按惯列典记、起葬、下葬、扶坟等等完善,启读祭文:
    % z3 H3 v' @  c( S2 s- w祭大伯文
    # M# ^3 y4 u. E9 E* ^维:
    - n! M: _, \2 B; p公元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民国三十六年,农历丁亥年(猪年),阴历一九四七年十月十八日,不孝苦苣等,致祭大伯于水塄祖坟灵前而哀曰:大伯在世,年及五旬。奔
    & j% a, o& p" I  N0 c波劳苦,终生耕耘。风雨无阻,不避艰辛。勤俭持家,生活维持。教育吾辈,克己恭人。对待敌友,爱憎分明。大伯之德,足启后人。老当益壮,宜寿长春。突糟不侧,迅速辞尘。5 d/ s8 q/ B  L( [* a7 \
    呜呼大伯,百喊不闻。肝肠断绝,血泪沾巾。哀号祭奠,悲痛难陈。纸灰飞扬,朔风野大。黄泉有觉,来品来尝。: f% R; h5 C/ O( j3 B0 j3 i
    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X6 t+ F" O2 ]
    尚飨!, O8 f: h& \' a' l& A! k
    风水先生读完祭文,呼曰:献恭品、烧纸、孝子行礼、跪哭…..。
      v, k6 ~$ Q$ C$ f- _麻冠斩衣的孝子苦苣,朝坟跪着,仰天柏地的痛哭;奶奶哭得嗓子哑哑的,多亏好多女人扶着劝着,银锁爹让亲戚先把奶奶拉回家,怕老人伤心过度,出个什么事情。/ N0 A- s1 @6 r; V( ^
    烧完纸,苦苣抱着灵位,和大家一起回了家。
    5 }. t2 \/ K6 |/ p$ X6 i: [) x5 O风水先生安放了灵位,苦苣和众亲戚、乡亲们烧了香表,银锁爹招待大家吃了饭,都陆陆续续回去了。
    8 U* D: J( i# m5 d; A) h银所爹又给风岁先生及吹响安排了礼钱,送走他们,来到奶奶跟前说:“高家妈,帐我记清楚着,以后算,我回去了,你休息。”奶奶拉着银锁爹的手感激的说不出话来,一个劲的流眼泪……。
    " R7 o' f" s& o7 L8 ~5 t母亲有小姨照顾,吃了中药,睡着了。
    ' C, s8 w" t. k, v4 ]- x  i! R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十月十八日,苦苣一生难忘的日子,安葬了一辈子劳苦,被人害死的大伯。$ y1 F; X. q1 T' a- I
    爹呀,你在那?你怎么还不回来?苦苣对着东面的方向喊着……。
    4 A7 ^6 h3 I7 S$ d3 M1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5 11: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苦苣》第五章:苦菜山野遍布生 苦苣山沟满足蒸7 T7 K. ~2 q( K# h+ F
    世人起名期望高,超乎寻常成法宝。1 b+ I0 j  f& R
    农家健康安全好,一日三餐饭能饱。1 N# L2 z. M( ^" r
    平平顺顺好头脑,苦苣遍山穷人笑。! W4 E0 p" j% {$ @5 H5 C
    不求大富大贵老,平淡人生最重要。' j# V9 N# J7 {9 P
    话说奶奶思念爹日夜操劳,饮食不安。
    - E  p% d9 ]. b. I# D7 c奶奶问苦苣:“苦苣,你爹怎么还不回来?到今天,整整六十天了。”奶奶在客房边给脸色蜡黄的母亲擦脸,边思绪万千的问苦苣。
    ; `4 R$ Q+ @& W8 u% }: V“奶奶,快了,我爹快回来了,快回来了。‘苦苣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安慰奶奶,又忧心重重的苦思冥想。# _% m% W, L7 Y: D
    七期纸已经烧过了,告状的事不知找了多少回,也没有结果,银锁爹说,世间贪官污吏横行,办案贪脏枉法无度,老百姓有冤没有地方申啊。
    2 q3 o8 ~& Z0 L! l母亲在不停的吃药,病也没有好转……。: p* L3 Z+ P$ k0 j9 v# X
    苦苣现在心里非常烦躁,好像许多小老鼠啃着一样;又像一盆火在心里燃烧,跑到奶奶和母亲跟前,放声痛哭,奶奶、母亲、苦苣三人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 n( j. y6 j' ?8 a! Q夜黑了。" b# T5 T9 z  v) v8 m0 D1 z+ X
    天阴沉沉的,大片大片的乌云,把天空压的低低的,好像就要压向苦难庄农人的头顶似的,阴气森森;北风呼呼叫着,夹杂着啐雪,吹向苦难庄农人的田野、村庄、院落、寒风刺骨。
    . y& @1 t* |% ]" k% R4 I奶奶、苦苣在客房的炕上盖着旧被子暖着,母亲头朝炕头靠墙盖着被子睡着。苦苣猛然突发奇想的问:“奶奶,我的名字怎么叫苦苣,多难听啊?”“我的娃,为起这个名字,我和你爹、你妈商量了好几天,最后是奶奶起的苦苣。”
    ! M4 J2 Z* s( Z* W+ b母亲气喘在嘘嘘的说:“那年正月生你的时候,你爹去请你陈家庄的奶奶,你陈家庄的奶奶有病,没有接上,你生了以后你爹才回来。' f4 b$ w) W" F) b! C' O' x- o
    母亲停了一会,又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那天,生你的时候我一夜没有睡着,快天亮的时,我怎么迷迷噔噔的睡着了,我记不清楚,好像梦见有天神对我大喊,上天现有童子托生与你,去人间磨难……,猛的推我一把,我好似从天上掉下来,我醒来出了一身冷汗,也受了一场惊吓。”: i" }' `' h6 b' e3 l& H
    “晚上,天上乌云翻滚,雷电交加,突然,一道闪电拌着一声炸雷震在客房里,我吓的大叫一声,我肚子猛的一疼,你顺顺利利的生下来了,你奶奶接的生。你起名字,我吓的不知道怎么说好,我开始没有给你起,以后我起的没用上,我同意你奶奶起的名字。”4 X3 ^* Y% \/ [3 y* \
    奶奶说:“你妈说,我是一家之主,由我起;你爹他也让我起,说我起的吉利;我想想,起什么名好啊,当天没有想好,我不停的念叨着。”! d9 ?. `8 W" |% ^& n- E
    奶奶又说:“第二天,你爹给你起的名字:盼望你来到高家,兴旺发达,叫旺来;你妈起的:希望你长大福大命大,叫福贵;还有一个奶奶起的意思苦去甘来,叫苦苣。”% W% n4 N  g+ E5 g$ @8 x
    母亲说:“我们家几辈人含辛茹苦,为了改变面貌,就叫福贵,看怎么样?“" C3 b+ q0 e3 U- y1 C% ^* `
    你爹说:“要振兴高家,一辈更比一辈兴旺,我看就叫旺来吧,娘你说。”) C9 f+ I( s) k2 Z; l
    奶奶说:“起名字人家都按返意思起的好,比如:臭臭,实际是香香的意思;咱们家里吃的是苦苣;晒的是苦苣;房檐上挂的是苦苣;筐子里装的是苦苣,我看起苦苣好,先起小名,长大了起官名。”  d7 q) z/ O; C8 D
    你爹说:“起名非同儿戏,事关人生大计,暗藏天地玄机,扭转人生命运。”* @0 z- z8 \1 h! F1 h: s' Q) g
    是啊,中华民族华夏人的性名,在文字创立之前的远古时代就已经诞身。“一名之得,可以成龙;一名之失,可以成虫”$ Y+ I. E* M- z8 P% `4 q
    一个好名字可以是一幅画,一首诗,一支歌;一个好名字可以是一篇座右铭,一声美好的祝福,一片理想的彩云,一道真理的闪电,一轮初圆的明月,一场心灵的春雨。
    + w) @# J$ W+ n) z你爹当时也说:“我现在同意娘起的苦苣,你爹看了资料:
    4 s& l2 t" ~* f0 R  h0 L' h+ M2 V6 ?苦    苣
    ' u7 }- ]/ b# R) _3 @3 \
    3 x' J0 O$ b; H- j0 r4 }  , h4 j: Z4 ]: Q
      科名:菊科  一二年生草本,有纺锤状根。茎中空,直立高50—100厘米,下部无毛,中上部及顶端有稀疏腺毛。叶片柔软无毛,长椭圆状广倒披针形,长15—20厘米,宽3—8厘米,深羽裂或提琴状羽裂,裂片边缘有不整齐的短刺状齿至小尖齿;茎生叶片基部常为尖耳廓状抱茎,基生叶片基部下延成翼柄。头状花序直径约2厘米,花序梗常有腺毛或初期有蛛丝状毛;总苞钟形或圆筒形,长1.2—1.5厘米;舌状花黄色,长约1.3厘米,舌片长约0.5厘米。瘦果倒卵状椭圆形,成熟后红褐色;每面有3纵肋,肋间有粗糙细横纹,有长约6毫米的白色细软冠毛。花果期3—10月。 , @: Q: M* m2 D. E* n8 Q  Q7 H
      生于山坡路边荒野处;中国普遍有分布。
    , C! E& {2 L& H% K2 X& `3 P地理分布: 苦苣菜原产欧洲,目前世界各国均有分布。在中国除气候和土壤条件极端严酷的高寒草原、草甸、荒漠戈壁和盐漠等地区外,几遍布全国各省区;在国外,主要分布在朝鲜、日本、蒙古、高加索、西伯利亚、中亚及远东地区和东南亚、南亚各国。
    & G' f1 J' ?5 p6 \' ]你爹又说,咱们就叫苦苣吧。0 o7 X7 i) h4 {8 |- k% L" H/ F
    母亲接着说:“我想想,也同意妈起的苦苣。”" M) j" J# d7 H& c' R  a
    苦苣说:“我明白了,奶奶起的名好,我现在不说难听了,我明白奶奶的意思,我喜欢,我高兴,我满意。”
    * E. c" ?" J  p+ h/ |奶奶、母亲、苦苣在农家的炕上叙述着家常……。, b1 Y! \% @4 h" t$ ]8 l1 ^5 J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 y3 D' S/ Y& [. h  \$ 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6 12: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苦苣》第六章:父亲身穿西装笑 苦苣手抱父亲闹$ Y  ^1 C3 o6 G3 t! V
        人未进门声先到,奶奶高兴苦苣笑。+ g1 S5 o  H+ ^$ E5 w/ E
        母亲爬到炕头照,来了一个夫君高。
    4 ]. @3 `# p+ ^7 ]    庄里老乡来问好,乐的奶奶牙笑掉。
    ( j' s& K( M& |+ Z+ @4 H8 f" |7 d    众人客房吸烟闹,苦苣妞妞门外抱。
    & y- j8 [- e, z3 z! U话说苦苣听见有人大叫:“娘,我回来了……娘,我回来了……。”( G6 }4 ^4 B6 J9 o8 m3 Z
    人在院门外,声如洪钟的声音飞进苦苣的耳朵……。, p6 e' r5 W/ F' k5 L
    “奶奶、奶奶,我爹回来了……,母亲、母亲,我爹回来了……。”# V6 h' [7 z" g% i/ y5 R
    奶奶、母亲、苦苣,喜滋滋、乐呵呵,母亲爬在炕沿上往大门口望着、望着,盼望、期望,眼睛睁的大大的望眼欲穿;奶奶爬下炕头,笑逐颜开的乐哈哈的笑着让苦苣扶着往院门口走去……6 z! k) o% m' u# c" M: m) ?
    父亲高大魁梧的身躯随左脚已迈进大门内,头戴博士帽,身穿西装,打着红领带,戴着墨镜,右手提着皮箱,仪表堂堂,英姿勃勃。3 e: T  u9 M5 Y, e& s7 ]6 [$ |
    看见奶奶,放下皮箱,跑上前来,右腿跪地,扶着奶奶,大喊:“娘……”母子相见,破涕为笑,看不尽儿的一表人材;望不完娘的笑脸相映。" h: m! W, H" O  P3 ^8 {% @; e: i
    “爹......”苦苣叫喊着跑上去抱住爹,爹高兴的拉着苦苣的双手,和颜悦色,问长问短。) z% l& z" a  e: p; s
    奶奶说:“快去见你的媳妇。”% ~2 _1 J6 d8 n' q  p
    “唉…….”爹边回答边三步并作二步的去见母亲,说不完的牵肠挂肚,道不尽的悲欢离合……
    # o. W& ?: S- O$ u一转身,爹看见了大伯的灵位,还没有问奶奶、母亲、苦苣,大家不约同声的放声痛哭,爹似乎明白了什么,嚎啕大哭:“哥啊,你怎么走了…..哥啊,你怎么走了……”
    ) a- |. [2 K+ C+ R4 ]) e' _爹泪流满面的跑过来拉着奶奶的手,急不可待的问:“娘,怎么回事……?娘,怎么回事……?
    4 b7 P* w: S) y, M" A; u奶奶一五一十讲了吸血鬼的管家哈巴狗,为吸血鬼霸占9 [: j0 b# m4 U$ @
    咱家的川地和你哥打架,哈巴狗用刀刺死你哥;妞妞爹及众乡亲帮助,料理了后事;告到县上,还没有结案,到现在也没有抓到哈巴狗等等……+ g8 s$ f. {1 R0 i+ I
    爹听奶奶一说,火冒三丈,跑到厨房,抓起一把菜刀,怒火中烧,夺门儿出,要找吸血鬼和哈巴狗算帐......
    " [( c9 `4 V/ l3 S  e$ ^% s. V: d) }奶奶惊的拦都拦不住;母亲哭着叫也叫不住;苦苣跑上去抱住爹的一条腿哭天动地……/ r2 n4 C% Z  d4 l0 k9 P
    正在相持千钧一发之际,妞妞爹、妞妞娘、银锁、好几个乡亲来了,老远,妞妞爹喊着:“老二,你可算回来了,大家盼你好长时间了……”
      _# ^6 T+ s* x( f: K/ C爹一看来了人,丢下菜刀,迎上前去,握着妞妞爹的手说:“大哥,多亏你出钱,出力,小弟感激不尽,我正准备去看望大哥,还劳大哥、大嫂来看我……”边说边拉妞妞爹往客房里走。
    ( ]. Z% C+ f5 ?) D" W: J妞妞爹笑着说:“老二,你一进水塄坡,全庄人都知道,你一身打扮,谁不知道你是从外面来的人,人都说县太爷在观帝庙看戏,见你忽的站起来给你让座,还以为你是省上来的大官……,我现在真的相信了,你这派头,真的是大官的架子,配上这身衣服,谁敢不相信……哈哈!”; U$ r4 ~" w/ b; a6 R+ i
    爹陪着笑脸说:“在外面混,大哥,没有这身衣服不行啊,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 G  K# e! ]; C, I1 p8 U“是啊,老二,你不在家,高家妈受苦了…..”妞妞爹边走边说着……
    , a  I( v" D# ]9 U) I在客房,爹拿出《哈德门》香烟招待妞妞爹及乡亲们,妞妞爹说:“唉,常吃老旱烟,这烟好啊……”/ A3 A. o. J. {
    “我给大哥带了一条,你顺便带上。”说着,从皮箱里给妞妞爹拿出一条《哈德门》香烟,妞妞爹推辞了一会,也就收下了。9 z5 X8 L) |0 |* i
    奶奶、妞妞爹、妞妞娘及众乡亲在客房欢声笑语的东拉西扯的说东说西……
    & Y# e% K6 s/ Y0 n9 p" X谁也没有注意到,满房子的人竟然不见了苦苣、妞妞……
    , ?( K) t. d8 C7 @# G& q+ w# ]6 e院门外的老榆树下,苦苣两只手拉着妞妞冻的发红的小手,妞妞觉得,苦苣两只男性的,指头节儿又粗又硬又弯的大手,握着她从手上暖到心上,然而这暖是满足的……,好久以来积压在她心里的幻想,仿佛忽然明朗了,喷射出灿烂而快乐的火花;仿佛双手被轰雷掣电一般,传遍了全身上下。! S4 T) {* E$ v' ^) k* U. U
    当她从苦苣的眼睛里,也看出了快乐和欢愉,,手依然让苦苣握着,两人紧紧的靠在老榆树上,她赶快躲开苦苣的深情对视,脸臊红臊红的……,心儿也在怦怦的跳,跳的怪难受难受的……
    ( S, @- ?( }7 s5 J' B妞妞不由自主的回忆在梦里,那天庭蟠桃园遇到金火童子的前前后后如昨日一般,牡丹仙子和金火童子心心相惜,互相倾慕,终于有一天,他们不顾上天的规定,偷偷相见。正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们见面后,金火童子发现牡丹仙子是一个貌美如花的仙子,而牡丹仙子也同样发现金火童子是个英俊潇洒的童子,,他们一见如故,心生爱恋,便结下了百年之好,决定生生世世永远厮守在一起。: ]# B( g+ K0 o1 F
    苦苣回忆莲儿告诉自己的来人间的前因后果。传说轮回无数后,有一天佛来到忘忧河,看见从蟠桃园因爱恋金火童子,降到莲池里莲花气度非凡,莲心依旧,佛便来到恋花前面仔细观看,只一看便看出了其中的奥秘。佛既不悲伤,也不愤怒,他突然仰天长笑三声,伸手把这莲花从池里给拔了出来。佛把花放在手里,感慨的说道:“前世你们相念不得相见,无数轮回后,相爱不得厮守,所谓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你身上有天庭的诅咒,让你们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我不能帮你解开这狠毒的咒语,便带你去人间,再找你可心可爱的金火童子去吧。本来众仙子早已经传的纷纷扬扬的关于牡丹仙子、莲花仙子的风言风语终于飘进到王母娘娘耳朵里,结果是注定的,因为违反天条, 这段感情最终被无情的扼杀了。天庭降下惩罚,既然他们不顾天条要私会,便让他们打到人间去磨难。) o7 S) z8 [0 S, V1 Z
    苦苣、妞妞还没有回忆完,怕家里大人找,苦苣拉着妞妞往家里走去。9 `3 g4 p( K4 f& l% Z6 |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7 13: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苦苣》第七章:妞妞想法会苦苣 苦苣思恋见仙女
    , R4 h% i* a/ K% {; q0 a# E: p父亲带来玉观音,苦苣拿着喜盈盈。
    ; [. ^2 f: ?5 A$ H# C  p4 c1 A思念妞妞心不静,莲儿美丽娇身影。
    , |+ M  o, O0 D1 r& w* B3 w妞妞秀中巧心灵,苦苣炕上想情亲。* f6 p$ p" }0 Q9 s- k" c1 l# e
    找个理由表心情,妞妞自有计巧行。
    1 ^1 X% T8 J* b, B0 i$ y/ e6 c8 g    话说苦苣、妞妞轻手轻脚地、俏俏地、俏俏地分开前后,回到了苦苣家的客房里,生怕众人发现似的……母亲睡在炕的靠墙边,满面痛苦的望着大家说话……
    % C: V  n# `; D1 Y( p奶奶、父亲和妞妞爹、众乡亲又说了一回话,妞妞爹看了看天色说:“看天快黑了,有些事,明天再商量,我们回去了。”; T6 x  j& I0 R0 J+ Z* D, [; ?/ D+ U
    奶奶、父亲、苦苣送众乡亲出了院门,亭亭玉立的妞妞还远远回过头来,向奶奶、父亲、苦苣含羞微笑的摆摆手,大人那里知道,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俩小无猜的娃儿,心里想的小九九……
    3 A# M) P+ l% B4 {奶奶、父亲、苦苣送走了乡亲们,回到客房,奶奶踮起小脚尖赶忙去做饭;苦苣脚忙手乱的给母亲熬药;父亲双手敏捷的脱了皮鞋,麻利的穿上布鞋,从皮箱里拿出给奶奶带的黑丝绒老式暖帽,上乘的黑哔叽做衣服的布料;给母亲的几件新衣服和布料;给苦苣的一个带着红丝绳可以带在脖子上的玉观音,外加新衣服和鞋子,乐的苦苣心花怒放,手舞足蹈;还有家里用的香烟、茶叶、花糖、糕点等等。
    1 v3 v% |/ L) f- a& x" T( W, e奶奶欢天喜地的做了过年才能吃的白面面条,抄的下                                                                      菜是洋芋丝。重病在身,从来只吃少半碗饭的母亲,高兴地,破天荒的吃了一碗面条,父亲边吃边爽快的说:“娘做的饭真好吃……”8 c. _7 Q- _; L8 I: |
    奶奶念念不忘的告诉父亲,明天赶快给妞妞爹及众乡亲们把欠的帐还了,给帮过忙的庄里人和各亲戚买上礼品,感谢大家的帮助……
    8 q& v: E% u% V$ O父亲孝顺的听奶奶的话,想着天明要办的几件大事:先去哥哥坟上烧纸,祭祀哥哥在天之灵;给妞妞爹及众乡亲感谢及还帐;给段医生交医院内抢救大伯的医药费用;去找保长再到县上打官事-----告吸血鬼、哈巴狗,替哥哥报仇雪恨;?抽空走走亲戚,多走动走动……. F( X2 v! K, |' f( S
    奶奶、父亲、母亲、苦苣兴奋地说了不知多少话……都半夜了,还劳劳叨叨地说个没完……4 {' l0 ~" u8 p3 p( q# F) W
    苦苣怎么也睡不着,思前想后面对爱自己的莲儿,面对自己爱的妞妞,命运会怎么安排,+ b$ q5 Y  W2 v" g
    苦苣在苦苦的思念,孤独的思念,美丽的思念。思念是一种美丽的孤独 ,孤独是人生中永远相伴的不离左右的伙伴和亲蜜朋友。    3 e- ~7 q9 g, [* Z8 l6 \$ N
    也只有在思念的时候,孤独才显得特别美丽,特别的让人留恋忘返,特别的让人驻足留恋。  
    : G8 T& @& ^' b7 y4 O% l( n    思念是一种幸福的忧伤,是一种甜蜜的惆怅,是一种温馨的痛苦。思念是对往日悠长的沉湎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8 \. J0 w) C/ S
      正是在不尽的思念中,苦苣的感情得到了净化和升华。  . f  `/ h# @/ @; `- V- W5 D
      没有距离,便没有思念。当水塄坡的晨雾升起,,当陈家庄的吹烟升空,当上山挖野菜开始的时候,当在家里推磨转了一百圈的时候,当睡在土炕上望着房梁的时候,思念便不由自主的一层层、一件件开始了。  
    ! i/ b$ a) ]4 @- N- C    也正是因为有了思念,才有了久别重逢的欢畅,才有了意外邂逅的惊喜,才有了相聚时亲蜜、爱恋。  
    5 f0 \! P& I( R! M  思念折磨人,也锻炼人,更铸造了人的性格的沉稳和感情的深沉。     1 j" g0 M. @4 |# g" K! ?; w2 Q$ \- O
      思念别人是一种温馨,被别人思念是一种幸福,当然好的前提是——彼此思念、思念彼此。     
    , w; v/ w/ u0 U3 W. d. [4 s  |  否则,单相思是一种哀愁,只被别人思念是一种负担。     
    3 T1 s" |' X. g0 P. x  因为思念,月光被注入了人类浓郁的感情。月亮弯的时候,思念也弯,月亮圆的时候,思念也圆,不论月亮是弯是圆,思念是一首皎洁的诗、艺篇美丽的词、一支欢快的歌、以段迷人的曲。  
    $ x- V" e  L6 b* [- ?7 o   思念可以让你流泪,思念也可以让你含笑,思念也可以让你伤心,思念也可以让你欢腾。     
    % x$ f, {0 w$ G7 n# E  不论你是哭着思念,还是笑着思念,在思念的时候,你都会心无旁骛。     
    3 [! i1 h* z2 A( W) Q) |  的确,思念也是一种纯净,一种心绪。5 z# [$ d& _) v5 {& z
    苦苣一夜在绵绵的思念,苦苦的求索,睡的太阳上来,才起来给母亲去熬中药。
    * M  a( Q! B, ]“奶奶,奶奶,苦苣在吗?”第二天上午,妞妞走进苦苣家,在厨房笑喜喜的问奶奶。8 x' u; `% w# {, q  R% _% t+ Z
    “在,给他妈熬药呢。”奶奶迎着妞妞笑着说。“奶奶,我爹和我高家爸去县上了,我妈和银锁去我舅舅家了,我家的驴还没有饮,我叫苦苣哥帮我拉到河湾饮驴,我不敢一个人拉驴,奶奶,好不好?”妞妞先问奶奶。奶奶爽快的说:“好,好,好,我叫苦苣快去,我去熬药。”
    % d$ q7 M0 M" Q5 S+ g3 x+ G“苦苣,快去给妞妞家饮驴。”奶奶喊着叫苦苣。
    7 p" C9 E1 @5 {“唉,奶奶你熬药,我去了。”苦苣一蹦一跳的和妞妞跑出去了。) |, j4 o6 R; b7 K+ J8 `
    一到妞妞家,苦苣跑到驴圈把驴拉出来,喊着妞妞我去饮驴去了。“笨蛋,快把驴拉回驴圈栓住。”妞妞哈哈大笑的责怪。苦苣真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让我去饮驴,怎么拉出来了,又叫拉回去?前不前,后不后的站在妞妞院中间愣住了……# o+ p5 p. p$ K- K
    “呆子,快把驴去栓好,喂上点草。”妞妞真的生气的骂。
    6 H* q) c3 l9 I2 P6 D" g苦苣一脸的不高兴,把驴又拉到驴圈,到草房拦了一大箩筐麦草苜蓿和好的饲料,给驴槽里添满,心里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傻傻的站在院中央,不知道妞妞如何发落……% r: g3 ^0 }' O9 l* ~! j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8 11: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苦苣》第八章:妞妞思恋爱煮肉 苦苣高兴喜拉手! ~7 ?' r3 s: o8 y, j( C8 M' J
    聊家常妞妞论理,谈交往苦苣说戏。
    ; _, _* W0 n+ g1 `% T" d你帮我心心想惜,我爱你事事相系。: d* W* \5 Y! f$ P6 O
    情浓时眼出西施,爱迷期脸见曹植。
    6 c: L+ a; t8 i# A. p3 Z8 [2 q思爱到头俩相依,滚烫身子粘一起。
    0 D4 G7 w6 Z5 F& k- Q% ^话说妞妞见苦苣站在院子里不知所向,妞妞装着气的样子心里满怀喜悦的说:“ 还愣着干什么,快到房子里来……”    苦苣满腹疑虑走进了妞妞家的客房。) ^0 k9 A3 a7 o3 d$ [+ ?
    客房炕上放着一大炕桌,上面摆着刚煮好的猪骨头,烙好的白面千层饼,还有一碗烧好的鸡蛋汤。' s" d' E6 y  o# n) O* l" K
    “哇!”苦苣叫了一声,现出惊讶的样子,忙问妞妞:“你们家要来人?”9 |# C0 f8 j7 Z0 t6 i8 j0 J7 O
    妞妞爱恋的指着苦苣说:“来谁?,还不是你这个呆头青。快过年了,我们家养的猪前天杀了,我见家里人不在,专门给你煮的肉,你美美的吃。驴我担水早饮过了。我不好叫你,找了个理由,你怎么一点不懂我的心啊。”8 w* M* l/ q' o0 G) o% T
    苦苣明白了,妞妞的一片良苦用心,感动的苦苣从头顶热到脚心……
    3 L2 Q# |& d3 d  i5 d1 {苦苣想:人的一生总是在选择中失落,人的一生总是在失落中选择。何去?何从?只有宿命才会知道。天色,总是在朝阳升起的一刹那最艳;天色,总是在夕阳落下的一刹那最美。守望着日升日落,守望着月起月落,能守望一生的幸福?只有宿命才知道。选择就代表不会后悔,选择就代表永不失望。原来,宿命的背后竟然是那份执着不变的情怀,那份超然而又淡薄的爱恋和坚强的守望。即使有着彷徨和迷茫,在北风吹过的时候,也会带起心灵深处的一缕幽香。 ! g5 Z2 E+ F% r9 T- E  N  m
    苦苣想,选择了妞妞,是我上天降给我的宿命,我要守望着妞妞一生的幸福,我用一生执着不变的情怀,给妞妞带来一份心灵深处的一缕幽香。: X5 `( q& e, Q# W0 I
    “妞妞,来一起吃。”苦苣坐上炕叫妞妞。9 P2 h" e$ ], _6 S
    “你吃,我要看的你吃,你吃比我吃我还高兴。”妞妞目不转睛看着苦苣大口大口的吃肉,满嘴油糊糊的滴到炕桌子上面……
    $ n5 w+ l" J; g. f“慢点,锅里还有,你一人吃。”妞妞看到苦苣狼吞虎咽的样子,疼爱的说。( _8 x" R: n& u& z5 A
    “我好长时间没有吃肉,馋坏了。”苦苣说着,油糊糊的双手摸的脸上一道一道的,惹的妞妞哈哈大笑……
    2 h$ V/ g( E( _: Q! A, F5 N. a; T& V4 E7 Z苦苣又吃了些千层饼油馍,喝了一碗鸡蛋汤,才洗了油糊糊的手。
    $ r( x* Q5 _# G, d眼睛忽然一亮,盯着妞妞看……
    ) a/ t: O9 A# [2 ~* X% t$ {- t8 l妞妞青春的年龄把她蕴藏的美显露出来;象花一样,当苞儿半放花瓣微展时,美的姿态和美的色泽,叫人看的神往和专注;她的美可以说在乎匀称;面部的器官,躯干和手臂,好像天生配就的一副。妞妞穿着一件花棉袄,很能显示她上半身的软凸部分;下穿一件淡青棉裤,包裹着她修长的双腿;妞妞中等身材,她圆圆的脸,好似刚刚锭放的牡丹花;水灵灵的眼睛象闪亮的黑玉;好似牡丹花苞初开,红白相间,香飘万里;好似牡丹罩满房间,千姿百态,溢光流彩。1 q5 r2 z: z) T8 |6 B
    苦苣再也克制不住了……妞妞那妩媚的体态,苦苣越看越爱看;越看越想看……
    & ~1 W9 A- f' u' g$ ^7 `隐隐乎乎的梦中的牡丹仙子圣显在自己的面前……
    . l4 [1 ^2 D0 a2 b苦苣有生一来有了身体本能的需求,爱的渴望……# I* X& l' X# A! I
    “苦苣你吃饱了,眼睛定定的看我干什么?讨厌!”
    ( r1 L( [# ?7 l# S4 R/ d4 n4 y9 f妞妞的喊声唤醒了苦苣的胡思乱想……
    $ c1 K' |2 l( v  e+ z" d! n苦苣随心所欲的说:“妞妞,你对我太好了,我怎么报达你啊?”
    ; M) b2 x7 a  l1 h4 f% f. ?" N“谁想你报达,只要你以后对我好,就行了”妞妞一颦 一笑的说3 n4 H8 ?- n. @; g# o; i+ z
    “因为我生活中永远面对你,因为我心意中永远装着你,因为我们是同一天生,因为我们是同一个庄,因为你虽然比我出生晚半个时辰,我要象哥哥一样对待妹妹。”苦苣真心实意的说。) `4 ~& @& B/ X6 H3 [" m" i
    “苦苣哥,小时候,有一天,下大雨,我在山上和你一起剜苦苣,我路滑的下不来,是你背着我回来的;还有一次,财主的儿子和几个小混混围着抓我的小辩子,你远远看见跑过来打跑了一群笑坏蛋;有一次我和你到断魂山上挖野菜,突然下起了暴雨,是你脱下你的衣服给穿上,你淋的混身湿湿的;还有一次我们去城里清凉山下面戏场看戏,城里有钱人的儿子刁继祖和几个混混追着拉我,你跑上去档住了我,你被坏小子打伤了,在段先生医院看了一回;还有一次,我和你上清凉上过蛇谷河,我从过河石头上一滑,掉到水里,是你跳进水里救起了我……”
    & }$ P2 E( k3 Y( {# N3 d" {“妞妞,别说了,你经常给我热热的馍馍、香香的洋芋、油油的油饼、甜甜的甜醅子,你怎么不说?你白天忙家里的活,晚上在油灯下给我做过一双黑布鞋,我穿的大小非常合适,你怎么不说?那年过五月五,你给我做了一个香包儿,挂在我的身上,还给我手上,脚上绑上避邪的花线,你怎么不说……”苦苣挤着眼睛回忆着说。5 A! ^+ L" ?1 @5 L, A# \$ c
    “苦苣哥,别说了,说的人家怪不好意思的。”1 m, i9 J5 Y+ `, b
    妞妞停了停又说:“我妈说生我的时候,天上有神托梦,说我是天上的仙子,下凡磨难,好害怕呀……”
      t; U8 d* g1 A  F2 X+ L. v妞妞又说:“我听高家奶奶说,生你的时候,天上又闪电,又打雷,又下雨,你娘说,也有天神托梦,你是天上的童子,也来人间磨难,我越想越觉得奇怪,好奇怪?”
    5 [: q# u) W3 j苦苣似懂非懂,似明非明的说:“妞妞,我也不怎么明白,我也梦见我们在天上也曾经相亲相爱,情未了情难移,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我们命里的恩恩爱爱,有时间我们去中林山庙上烧个香,让神仙保佑我们平安如意,快乐开心,好吗?”3 _. b, s( A7 F, z, r
    “好,我们偷偷的去,现在快过年了,天太冷,春天来了去。”妞妞又说:“咱们拉拉小母指,说话算话。9 }# B8 x- I+ H8 w* A, i
    苦苣和妞妞两个人拉起了小拇指头……
    # C- D% x) H" G( x5 H' I" c: z: r3 Y“啊呀!好疼…..”妞妞大叫一声,狠劲的推了苦苣一把,苦苣顺势抱着了妞妞,两个人滚在了炕上……
    2 t( s1 k2 b) M  i/ W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9 19: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苦苣》第九章:苦苣激情抱妞吻 妞妞温柔恋哥梦& M$ e4 R1 m0 I2 g6 O% k3 w9 t* z" s' M
    一个烫来一个凉,好事那日才成双。
    8 P- i0 [( D8 g5 g! X2 l苦苣体内火力旺,妞妞心里想端祥。
    % a1 o7 q6 c: }) r& \- P8 t" h越爱越恋日日望,越记越念夜夜想。
    ! r" B, [3 X# A) ~缘分早定多商量,一日不见心中痒。
    ) h* B5 n+ w3 W* K2 ]妞妞的身子将苦苣压在了下面,当两个滚烫的青春身体粘的一起的一瞬间,妞妞刷的羞红了脸,苦苣怀抱妞妞丰满的玉体,全身的血液要沸腾起来了哟;苦苣想,爱了别怕,因为缘分天注定,磨难天意明,畏惧不应有,爱恋往前冲。是你的就是你的,这缘分会跟你到天涯海角,直到人生的尽头。爱情,不能等,不能想太多,今天的事,今天办,,不要让相爱的两个人苦苦等待,人生苦短数十载,把握好美好的明天,享受好幸福的今天。没有人可以预测明天,所以只能把握今天。珍惜人生的分分秒秒享受人生,享受爱情,享受到天荒地老。苦苣本能的男性激情在体内燃烧,意识和感官一切简直都昏蒙了呀;骚动的苦苣面红耳赤,这些欲望在苦苣的头脑里象旋风似的飞驰,愉快地、忘形地注视着妞妞;心里火烧火燎的,看着向妞妞润润的口上吻去……
    / O, G1 Z' K/ _" m9 y6 s- ]万万想不到,苦苣鼓鼓的嘴唇上盖着一只嫩嫩的小手,让苦苣尴尬的大惊失色,无明的欲火也烟消云散,脸红脖子粗的无地自容,难受、羞愧、泄气的闭上了双眼,等待妞妞暴风骤雨般的敲打…..
    $ E' ]  o4 f- |' {6 S* n“起来……起来……”妞妞的脸涨的通红通红的,带着羞涩的表情,喊了苦苣两声。; v+ O% t7 C& k- K: J
    妞妞看着苦苣,看着苦苣的笑容,想起和苦苣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点点滴滴象生命的露珠一样不停的滴落,内心渴望见到一个想念的苦苣,因为有你,我日日守望;因为有你,我天天企盼;因为有你,我绵绵思念;因为有你,我甜甜忆恋。等你,等到繁星点点;想你,想到绿树茵茵;爱你,爱到夕阳红红;恋你,恋到企盼夜夜;惦你,惦到思念日日。
    8 {% U7 B, V3 @% z( w7 ?苦苣象犯了错的孩子,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坐了起来,还低下头,含着泪,只管抓弄着棉袄的衣角。1 R( c  s) [% X5 }1 L9 x) z
    “苦苣哥,你猴急什么,我们还没有到谈婚弄嫁的地步,5 z/ j6 O; p" T$ u& b
    从今往后,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总有一天,我什么都给你……/ @! `0 ?7 @9 D9 k, e
        妞妞不觉脸圈微红,双腮带赤,低头意味深长的劝说一番。苦苣听着佩服的五体投地,心服口服。- _! h) J. E; g3 V% H
    苦苣慢慢的由自愧变的自信起来,虽然不能尝到妞妞口香的美妙,初吻的香甜,切体验到少女体表的热浪,体液的芬芳。$ c7 `2 g" Q/ u+ J& }9 r
    “妞妞,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等我们办了喜事,进了洞房,才能那个那个的。我一时糊涂,心里老想着你,请你放心,我永远记着我们的情意绵绵的那许多往事,我永远会对你好的,我一定早点娶你,早点让你成为我的新娘。”苦苣向妞妞又道歉又表态的叙说着。' [& Q9 u6 p4 ^# J
    “不提了,苦苣哥。”妞妞微红的双颊,水汪汪的两眼,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的笑着对苦苣说。1 ?+ J& ?  V6 u3 q0 L  U! X
    妞妞坐在炕沿边,若有所思的说:“苦苣哥,我有个事,想给你说,已经好几天了,你想听吗?”
    . X7 f6 G; J* r5 @3 F* \. E, A$ l“想听,想听,你快说,你快说。”苦苣急急巴巴的说。
    , L* u9 ^0 o! {9 n3 g% @妞妞欲言又止的说:“不说了,我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算了。”$ H) H9 r& ~4 \& z6 S- S5 H
    苦苣努着嘴嘟噜:“咱俩自小一起长大,小时候,我们在我家院子门前的老榆树洞里不知道抱了多少回,你什么话都给我说,今天怎么了?,你不说,我生气了。”
    # Q3 i' X- X% y/ b, [% Q“好,好,好,我说,你要给我出主意,不然我不说了。”妞妞逗着苦苣说。
    % X9 ]2 ?' z, i/ o“行,我拿主意帮你还不行吗?”苦苣象要答谢妞妞刚才的宽宏大度似的说。
    1 p1 u5 c& j1 B& \1 s“苦苣,我羞的不好说出来,今天不说怕以后没有机会说了,我说出来,你别笑话我。”: B7 n/ A7 l/ v, @& k
    “我和你快……,啊呀,我又胡说了,我不笑话,你快说。”苦苣结结巴巴的,前言不达后语的求妞妞快说。' K; S4 G1 _+ T- K- f
    妞妞低着头,一只手搬弄着炕桌腿,不好意思的说:“前几天,中林山我舅舅家的表哥来我家玩,要说什么事,我爹和我妈不让我听,让我去担水,我偷偷的在外面听见,说给我提了一门亲事……”
    1 h0 B- u* Z) x“什么,什么,要个你提亲……要个你提亲……”苦苣急呼呼的不等妞妞说完,打断妞妞的话问。
      @" o& O+ R0 }" j5 I4 y6 `苦苣急的涨红了脸,呼的跳下炕来面对着门,两个拳头握的紧紧的,好像马上要和人打架似的,站在妞妞客房门口大喊:“谁再提亲,我和他拼了……谁再提亲,我和他拼了……妞妞,你是我前世今生的姻缘……妞妞,你是我地老天荒的伴侣……”: Q7 _, e) h* Y* U; Q! y3 ^( r
    “妞妞,你万万不能答应……妞妞,你万万不能答应……”苦苣象疯了一样,又喊,又叫,又哭,又闹,苦苣激怒的神情没有办法平静下来,眼泪从他凝滞的眼睛里刷,刷,刷的流溢出来,滴湿了他的棉袄的前襟……
    8 S+ u" a! y# {& A: k$ p9 [妞妞看见苦苣的毫无做作的、真情表露的样子,引发了埋藏在心里的激情,感动的流下滴滴热泪。# d( _4 B% R: p! Z; y3 F
    妞妞一往深情的望着苦苣说:“苦苣,你不要这样子,你听我说我爹和我妈怎么给我舅舅家的表哥回话的吗?……”2 a6 o# _; W" ^; |2 l, a: E
    苦苣好长时间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坐在妞妞家客房的炕头上,苦苣静静的洗耳恭听着妞妞的绵绵细语......
    - |' Q1 Q# k" y8 h3 ?4 i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0 08:3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苦苣》第十章:玉观音同意护身 亮铜锁同心保成
    # X: D/ [6 s3 M2 H5 p. C爱苦苣长夜难眠,恋妞妞梦里相见。
    2 d1 g% D1 n; V0 e  Z玉观音红线相牵,亮铜锁连心爱恋。; j  r) C2 i- ?* _* Z3 G! t
    相拥抱心心相连,冰凌花结上笑脸。0 j) Q. Z5 g3 H1 `6 A! u) Q
    相思债今生定还,痴心爱岁岁年年。
    + \& U% S0 n( I  Z5 a话说妞妞一心爱着苦苣,痴心不改,海枯石烂。妞妞意味深长的对苦苣说:“苦苣哥,我还没有说完,看你那疯疯颠颠的,象跟人闹架似的,我如果真的和别人定婚,真的做了别人的新娘,你看见我和别人进了洞房,你怎么想,你又会怎么样?你又能有什么办法?你说啊?”
    % A" b( l0 G% S5 @) q6 v# D“我不行,我要拼命把你夺回来,我一定要娶你,做我的新娘,我拼命的干活挣钱,让你过上好日子。”苦苣实心实意的对妞妞说。  b' X- R2 ]' `: J2 ]
    “苦苣哥,你真有这心,我谁也不会嫁的,就是我爹和我妈让我嫁人,我也不会答应的。你放心,我从小和你在一起玩的长大,我一直喜欢你。我怎么不明白,我好像在那里和你在一起见过,我好熟悉你,也不是小时候。象梦里一样,象在一个果园,我们很亲热。”
    + \8 C, s9 [! S" R* e& _# U  V妞妞思绪万千,浮想联翩, 我是一个爱情专一的女孩 ,红尘中谁能了解我的所爱,天上人间我的最爱是苦苣哥那回头淡淡的一笑,牵动了我的爱恋心意,我一生等待着苦苣哥的那一日采摘我的心香片片; 我是一个痴心爱你的女孩 ,问人世间只有你能聆听我的感慨,哭哭声泪湿香腮 ,长长夜难眠相思;我一生徘徊走不出这相思的苦海, 苦苣你闯进了我的心里,我的真情何日能灌满你的心田;我永远爱你恋你,为你万千感慨默默等待,如果我的爱只能在心里深埋,我愿揣你在温暖的心怀,你走出了我的世界如不再回来 ,我却为你爱到心碎痴心不改,如果我的爱只能在梦里表白,我愿沉睡万载永不醒来,今生如果无缘与你相亲相爱,来世我再还欠你的相思的债,人生代代无穷已,明月年年只相似,一种相思,牵动苦苣和妞妞相思的心扉。  i5 v8 A- J# F: N: G
    苦苣听了妞妞的一番掏心窝子的话,心里热呼呼的。苦苣也有感觉想不起在那里和妞妞建立了深深的爱恋之情。一个人悄悄爱上另一个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莫非……莫非…….,苦苣苦思苦想,我和妞妞有前世的姻缘吗?不可能,苦苣有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可能,苦苣又认定了自己的想法。4 f: v; l. P$ R' Z1 O/ u  w1 t
    “苦苣,你低着头想什么,怎么好半会不说话?”7 i4 [6 ?1 d& p9 X* K
    苦苣不好意见说想你爱你的话,猛的抬起头看着妞妞问:“妞妞,你还没有说完你舅舅的表哥提亲的事?”7 B4 s4 s! K2 d$ Q3 s9 X
    “苦苣哥,我爹、我妈没同意,说我才十七个虚相,家里做饭、地里干活忙的很。我妈还说,我的妞妞将来要往近处嫁,远乡里再富不去。”0 P: p3 b/ C/ t, I0 k! y6 f7 r
    苦苣高兴的拍起了手,笑哈哈的拉着妞妞的胳臂说:“我们去院子里站一会。”) `: r/ E6 C/ X! Z
    “好,苦苣哥。”妞妞心安情愿的让苦苣拉着,来到院子中央。
    ( x3 L: r$ z6 r# r苦苣站在那里,妞妞头靠在苦苣的胸脯上,听的清清楚楚苦苣的心脏通、通、通的跳着……
    # v' ~8 ?" P  T2 i苦苣看妞妞温柔的神态,用双手紧紧的抱着妞妞丰满而结实的身体。% U4 X0 Q' G/ P: J% M' g
    苦苣抱紧了妞妞,告诉妞妞,苦苣永远不离开她,苦苣知道,早已深深爱上她了……+ C" w2 q8 R- L8 B6 M
    思念是最美丽的心情、 情韵是最醇香的美酒、 夜空是最回亿的爱恋、 相抱是最美妙的安慰。
    " v- V1 \1 L! z$ j* s. B是的,爱比婚姻的长度要长,宽度要宽,爱着、想着、恋着,爱不在这个形式,而在于内容。  G, k+ R2 ]# F1 m3 E: a+ Q
    苦苣寻思,挖空脑筋在想,我有什么信物给妞妞呢?忽然,想起父亲从外面带给自己的玉观音,那是苦苣多年期盼要送给妞妞的信物和永远的纪念。
    ; g) R2 R; X; n7 A苦苣一摸,刚好在棉袄口袋里,苦苣拿出来把妞妞的头轻轻的扶起,给妞妞的脖子上带上红丝线穿着的纯白纯白的玉观音。
    2 R1 P2 F( ^/ Z妞妞腼腆地笑了笑,问:“苦苣哥,你那里的玉观音?”
    3 T! b3 u0 |8 z3 Q1 @# ?苦苣也不知道怎么说好,想了想,告诉妞妞说:“我早想给你一个信物,我没有什么给你。我原来给我爹留着话,让给我买一个玉观音,我的心思是专门给你带买来的。”5 o' T2 a1 g+ G. s$ v
    苦苣的一番话,说的妞妞心里甜甜的,妞妞又将头靠在了苦苣的胸脯上,不知不觉,妞妞的的眼泪淋湿了苦苣的棉袄一大片。
    ! h! e2 U% k, t- w“苦苣哥,我有一个铜锁,我去拿,送给你。”妞妞跑进客房,拿来一个黄亮黄亮的铜锁子给了苦苣。苦苣将锁子装进棉袄口袋,扑上去又紧紧抱着妞妞。
    1 j! d' Y) J# @“苦苣哥,今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你不能变心,再穷再苦再难,我们两个一条心。”妞妞深情的望着苦苣说。. o5 x7 q& s  E) w% o6 n# o1 l
    苦苣激动的说:“现在,我爹在,我想走西口,挣些钱,好给我们办喜事。”
    + H$ ^. w1 e) G6 K“不行,我不让你走远,苦苣哥,你走远,我心急死了,不行,不行。”妞妞生怕苦苣走远了似的,妞妞将苦苣抱的紧紧的,苦苣也紧紧的抱着妞妞……) |7 N' _5 D+ a# {1 R9 o
    “妞妞,你不让我去,我不去还不行吗,你别怕,有什么事情,我和你要商量好。”苦苣和妞妞在院子里抱着。$ F# j4 g3 k$ ]5 l
    黄土高原的隆冬,寒气逼人,天上时不时的下着雪花,天空白白的一片。两个年轻人,丝毫没有感到冷的感觉,两颗心热呼呼的,口里呼出的热气,马上结成了冰凌花,挂在两个笑迷迷的脸上,头上……
    0 _2 Q. N. I+ Q. x4 k( @& m5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