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高法纲 - 

长篇小说《苦苣》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8 10: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法纲 于 2010-12-28 10:32 编辑
    ! ]3 _# W/ @/ x+ u/ ^% m% C. p1 q) S7 y1 |) i; S
    原创《苦苣》第十五章:悬崖情思妞妞忧 断想爱情苦苣逗
    / p* w) S1 R- J  R    一堵怒火冲破天,何虑生命人世间。
    / @9 i+ h( W2 W. q& w: ~    妞妞飞身上高山,断魂崖前哭声传。
    ( S; U: P2 g$ t/ `4 `; y9 E, i    爱到深处恨难免,情到浓时别亦难。* T8 h2 D" i& b  e- }+ ]
        世人常笑情侣癫,亲身苦酸来体验。; D0 H, N: z& S$ Q! e
    话说银锁要打苦苣暂切不表。先说众人找不到妞妞,妞妞到底去什么地方了?为什么跑了?细细道来。5 N- I0 w+ N" ^2 W4 K0 y! l3 @6 P( `+ y
    妞妞几天不见苦苣,那相思的梦萦魂缠,吃不香,睡不着,心里一直恋恋不忘苦苣,大姑娘害羞,又加上大过年的也不方便一个人去串门找人,情急之下,拉上银锁去苦苣家。原本想引苦苣出来,再借故支开银锁,好好的和苦苣叙说柔情之意,相思之苦。万万没有想到,苦苣和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好象很亲亲热热说着甜言蜜语,那个大姑娘和苦苣眉来眼去的明明是暗送秋波,苦苣那还有我妞妞一星半点的思念情缘,想我妞妞一片纯情付东流,一腔爱心没人守。妞妞怒火冲天,真想上去煽那不要脸的山村野姑一际耳光。气的妞妞转身就跑,边跑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滚下来,怕回家爹娘看见,转了一个方向,向西边断魂山上悬崖边上跑去,那里人很少去,还是上几次苦苣领妞妞去的,那里有一个好大的山洞,听说是跑土匪藏人的地方,几个人坐在洞里谁也看不见的。; y/ ]# R) s; M6 {6 B% D
    妞妞跑到悬崖边上时,已经哭的泪人儿似的,头疼的厉害,神志也越来越迷迷瞪瞪,穿的新花棉衣,新棉裤,新棉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卜通一声,倒在悬崖边上的一个雪坑里……) B/ J( E! P" ^1 v* G. C/ i- C
    妞妞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冻的混身颤抖,有了知觉。0 w  h0 l) [6 ^3 |8 m
    天上一轮残缺不齐的月亮昏蒙蒙的没有一点光亮,星星死气沉沉的一动不动的镶在天上;地上薄薄的一层雪一阵寒风刮过,粉粉扬扬;陇冬的正月,干冷干冷的……
    3 e  o% Q" v% t妞妞头脑冻的有了一点意识。妞妞追亿:母亲一把屎一把尿的把自己抚养长大,多么的不容易,糊里糊涂死去,能对得起谁?庄里人也会说三道四,清清白白的身子,也不知庄里爱搅烂舌根子的女人,给添上不清不白的烂名声;苦苣跟那个大姑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问明白,也不知道怎么去问……越想妞妞越觉得让一个情字冲昏了头脑,越想妞妞越觉得让一个爱字颠翻了身子,越想越觉得让一个恨字险些让自己跳下悬崖,越想越觉得让一个气字差一点断送自己的青春……
    + v; S2 i* E5 d3 u* X9 S/ s  e妞妞咬着牙,混身使着吃奶的劲,爬出了雪坑,向前爬着,冻麻木的双腿也渐渐有了感觉,头脑也越来越清醒了,不自觉的吓的出了一身冷汗,天早黑了,怎么办?刚才想死的念头让求生的念头战胜了,妞妞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想到爹、娘、银锁还有又恨又恋绞在一起的苦苣,一定要活下去,妞妞已经没有力量站起来了,爬,爬到那里去呢?妞妞心里猛然想起,和苦苣谈情说爱的地方有一个山洞,妞妞抬头望望,不远,就在前面,要是平时,几步路就到了,可是,现在谈何容易。妞妞爬呀爬,新棉衣爬破了,新棉裤爬烂了,双手也爬出血了,血红血红的,妞妞才一点一点的爬进了山洞。
    $ I9 H) n' e& i3 z; E1 b借着微弱的月光,妞妞看见山洞里有一片地上铺着厚厚的一层干草,草上坑坑哇哇的,妞妞心里明白,那是她和苦苣睡在一起压的遗留印子,妞妞爬上那一片草上,用双手把草盖在自己的腿上、身上,只露出流泪流的花花的脸和儗中茫然的双目,混身渐渐的有了温度,手上、身上、腿上钻心的疼,象尖锥子扎,又象刀子割自己的肉……
      y% K5 t9 k: f- [" b& `妞妞那个悔呀悔,苦水一碗,黄连一杯,只有自己喝啊喝……
    + Q3 s& z6 m" K% j0 E1 D$ X& L妞妞盖着干草,想着心事……
    : e# ~, G9 b) |4 y5 `正如世间万物生长规律一样,妞妞和苦苣自小耳鬓厮磨,恩恩爱爱,在这个山洞里,两人也不知道来了多少回,妞妞清楚的记得,杏儿黄,杏熟落满地的时后,桑儿红,桑红人人采的时节,妞妞和苦苣的爱快成熟了。当苦苣热吻妞妞血脉贲涨的一瞬间;当苦苣的拥抱妞妞震颤晕眩的闪电时;当苦苣和妞妞的舌头绞在一起,苦苣吸了又吸的那一刻,妞妞深深的觉得被男人爱的滋味和美不可言的神奇;当苦苣急不可奈,无发控制自己,好象喷射火炎的高峰到来前夕,妞妞也情不自禁的难以守关睹道了……3 x$ i% m# ~1 ~9 j4 e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妞妞强忍下爱的滋润,情的满足,一把把苦苣从自己身上掀下来…..
    - u$ V6 G% U. M4 ^0 Q苦苣万万没有想到妞妞会这么冷酷无情,气的翻身就跑,冷不防脚下被土块绊倒,狠狠碰在洞边一块大土疙瘩上,鼻子流出了好多血,妞妞忙跑上去擦,被苦苣一把推开,苦苣用手一擦,摸在右面洞壁上,现出红红的血红痕迹,地上也淌了一摊血……" i' h) W% e# V- r
    妞妞好言相劝,渐渐苦苣才熄下怒火……
    & ~/ U! |3 H  X' b妞妞想,自己受妇道教育的顽固,也许 刺伤了苦苣的情囊,苦苣有了新的想法;妞妞还想,也不知道一次又一次的情到浓处,火在旺时,给苦苣的一盆冷水,一块冰,是把苦苣伤的深了,刺的狠了……
    . m& b  }  u% D, S2 s$ \$ L妞妞真的有点后悔;有点无奈;有点茫然;有点惆怅,哎,妞妞叹着气,象打翻五味瓶一般,恨、冻、吓、怕、悔掺杂在一起,妞妞头脑空空的,一股女儿哈气忽游忽游飘呀飘,昏昏迷迷的……
    " l. H" n' ^: Y7 a- e! O0 w3 D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8 18: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8 18: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3# 李.Sir ' h) [) W- a+ d
    欢迎朋友提修改意见?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1-1-6 07: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 苦苣 第十六章:苦苣见血向山跑 妞妞睡草冻身倒
    6 m7 \; j0 y+ Y% D苦苣昏昏低头熬,银锁狠狠抡手敲。
    9 Q9 p. F* u* ?- s1 W$ [满脸是血苦苣笑,疯狂上山衣服抛。& ?( ~  r- l- g
    妞妞钻进乱堆草,细细灵气洞中绕。, H3 I1 i2 `+ S* G0 }1 F1 z( Q
    苦苣拼命身上抱,紧急救人山下跑。1 p; F2 h+ Q# ]4 ~1 v$ ~
    话说银锁怒火冲天,妹妹妞妞的失踪,几经周折也找不到,惹的家里乱成一锅粥,银锁想,说不好与苦苣和莲儿说说笑笑惹的妞妞生气有关。- o& A! J$ o: x2 K7 l) W6 o$ H  ~
    银锁看见苦苣象霜打的紫茄子一样焉不那几的蹲在自自家大门边,低着头不言不语,银锁一股子无明火窜到三丈高,发疯似的大喊一声,苦苣你给我站起来,苦苣昏昏欲睡听见喊,刚一站起来,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银锁抡起右拳头,狠狠的向苦苣脸上打去,打的苦苣倒退了好几步,后背碰到妞妞家的院墙上,“咚”的一声,返弹过来又“彭”的一响,跌倒在妞妞家的院墙前。银锁还扑上去,一把拉起来,还想爆打一顿,猛一看见苦苣满脸是血,鼻子里还一股一股往外冒, 迟疑了一霎那,又向苦苣脸上重重的扇了一耳光,苦苣双手照脸上一摸,满把红红的血,鼻子继续喷流着殷红殷红的鲜血……银锁爹远远的看见,瞪着两个圆圆的眼睛,冒出两股燃烧的火焰;妞妞娘从院子里跑出来,双手将苦苣推倒在地,妞妞家的亲戚也远远看着不啃气,奶奶爬在苦苣跟前,哭着用右手棉衣袖口给苦苣擦血……. }9 f' |1 h2 A; C% n7 T) g
    苦苣在银锁和妞妞娘打的时候,一丁点儿没有还手,奶奶的擦血,苦苣滚下了两行热泪,梨花血泪满脸纵横交错。  银锁的痛打,苦苣看见地上一滩血,翻起身,双手的血往妞妞院墙上一摸,现出红红的五个手指头摸的血印子,血印子刺激了苦苣的神经,苦苣猛的颠狂似的大叫:我知道妞妞在哪,我找妞妞去,突然向庄上西面断魂山上的悬崖边上的山路上飞奔……/ ?( }5 V/ g" s" \/ h7 G( O2 J
    苦苣的爆发起跑,象七、八月份天上的炸雷,猛然地电光一闪,众人忽地站了起来,反映最快的是银锁,望着跑出不远的苦苣,紧紧的追了上去,妞妞爹和众亲戚点上火把,一溜烟的跟上去,妞妞娘和庄里的女人也提上灯笼赶前面的男人,奶奶柱着棍子眼巴巴的望着远去的众人,心里重重的象铅一样集了一团愁云……& E+ ~8 r* J; I' G# J. L
    那轮挂在天上的残缺月亮,灰蒙蒙的,散出微弱的灰灰的光,也渐渐的升到高空,一片半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了月光,水塄坡西边的断魂山坡羊肠小道上,远望朦朦胧胧,近看沟沟洼洼,坡上一层层白雪覆盖着黄土,黄土高原的陇中天寒地冻,山洼光秃秃的一望无际,一座黄土山接着一座黄土山……真是:萧瑟山野遍布陇中黄土坡。/ s2 M$ ?1 S! t! z; m
    陇中苦,陇中苦,& R) q9 q! Y& x/ K* ~
    地里少收饿的哭,% {( k. D, P8 ~6 R5 o! G% F
    挖草根,吃树木,
    : Y( y% _7 P/ p  B苦甲天下尽黄土。) P0 ]& \; S. J! I- L5 [

    & n( m8 q: Y2 X8 O陇中旱,陇中旱,6 F: ?% a& N/ J+ h% ?: w
    十年九旱吃稀饭,
      Y" q# |3 F) A) m! D去逃荒,走西安,9 [/ a3 ~( b9 u; n  C
    遇上土匪难回还。$ o8 B+ W% F0 g

    5 \7 j  j7 a3 H* H6 S陇中难,陇中难,
    / Z- A: @" D4 T2 r9 ]保长财主闸血汗,
    : f, Q& B2 b' y4 r县官刮,腰包满,/ [7 |$ t2 f0 w
    刮了东片刮西片。0 ?; A  m  c& c9 p1 U

    # z% X7 X8 m3 p$ E/ q4 ?陇中盼,陇中盼,' Y. l4 o- a0 Q  E- h1 s& x
    东面升起太阳天,
    ! a9 j/ k/ i; g- Q/ Y8 G2 p刮民党,不得安,
    2 j2 P4 u5 T+ W9 Z5 J: \4 h4 `4 P" o斧底抽薪快完蛋。$ ]' k% \$ }( ]: |7 b
    陇东苦甲天下已载入史册,国民党江山摇动很不得人心。
    - M# e# B$ Q- B0 O7 `% l接着话说追苦苣的人。
    0 m# o4 X# B' S) t$ |. f追苦苣上山的人,远远的望去,火把、灯笼连成了长长的一条线,前面的男人已经快跑上了山顶,后面的女人才走到半山腰,半山腰的女人向山上望去,只见火把、灯笼徘成许多“之”字形,一直连到天上,跟灰蒙蒙的星光接起来,分不出是火把、灯笼、还是星光,不知道谁家的女人“啊呀”的一声,掉到路边的坑坑里,妞妞娘忙拉起来,众人气喘虚虚的追着前面的男人。
    : x1 y. B$ j' P0 n跑在最前面的苦苣早已经解开棉衣扣子,身上散着热气,拚命跑阿跑,跑阿跑……# _# l) ^% f. N' T- O. l  d! U
    银锁跑的快追上了苦苣,也汗流颊背……2 N0 R: q. x* l  b, K% U- v
    妞妞爹和众亲戚离苦苣、银锁也不太远……3 O0 ~& l; m6 Z  d5 r
    女人们离的越来越远,灯笼的亮光一闪一闪的在半山腰摇动……% f3 v. d  {7 P# E+ ~5 D: w
    苦苣第一个冲上了断魂山的悬崖边,望着黑洞洞深不见底,风搜搜寒气逼人的悬崖……
    7 n) f' T6 B; P6 z% t苦苣头脑昏昏欲坠,象在云端跌到悬崖之内,身体飘飘忽忽,心头是堵了一块又一块,手足都颤抖着,面色由五花脸变成了苍白苍白没有血色的灰白脸,挣扎在生与死的十字路口,身如浮萍似的无所依附……苦苣绝望的大喊一声:妞妞,我对不起你,你不在人世,我也要随你而去…..“哇”的低头痛哭起来,哭声撕破了冬夜的寂静,回荡在悬崖、山野空间……
    7 l7 I! W: e" C3 V. o阴错阳差一霎那,心明脑昏一瞬间,苦苣一低头看见了雪坑里的痕迹,心突的一亮,沿着印子,苦苣一步一步紧跟猛追,不一会,苦苣闯进了山洞,苦苣熟悉的那一层草,怎么变成了一堆,苦苣本能的扑上去一扒,借着山洞里撒进的微弱月光,苦苣看见了卷缩成半圆球状的妞妞,苦苣手按在妞妞口上一摸,还有丝丝细气,但人早已昏迷不醒……4 W) ^7 G) e3 _7 T  D( x' S
    苦苣麻利的背上妞妞往山洞外面飞跑,刚出山洞,将迎面跑来的银锁冲了一个四脚朝天。苦苣目不转睛,盯着前面的路,紧紧的背着妞妞向山下跑,半路上迎上了妞妞爹,又半山腰,迎上妞妞娘,苦苣上气不接下气的喊,我背妞妞去段先生医院……
    ' y5 b- Z7 Q  e% ~+ J; A# o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1-1-6 07: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们的严重支持!我写《苦苣》今年鸭梨很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1-1-7 08: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法纲 于 2011-1-7 08:42 编辑 * m5 ]" Q  V- v3 j. E' [1 I
    9 F1 U* n8 a. ?
    原创《苦苣》第十七章:抢救室妞妞昏眩 病房里苦苣送饭
    % ~. o/ @' p# ?  X妞妞昏迷好几天,苦苣流泪守身边。
    ! J/ t# q! ~, Z) Z/ h病人醒来众人欢,瘫倒累垮只等闲。
    " M* Y6 F. J+ G4 [# D* W& {- O* h鸡汤送到病床前,妞妞吃了暖心坎。( U) w3 [2 d9 s
    真情相爱心中甜,医院病房难开言。$ m: v# G& q4 L$ U
    话说在段先生医院,尽管段先生采取了好多的医疗救护措施,亲自抢救了好长时间,妞妞还是昏迷不醒了好几天……
    " q% V  o, T4 e) D苦苣、妞妞爹、妞妞娘、银锁守在医院,几个亲戚看了一、二天,说家里有事,先后回去了。
    % r) y& s# i- q$ i. t奶奶托庄里人带了些馍馍和腌菜,苦苣和妞妞家人一起吃了。3 r8 a" a) k% A( k9 S
    妞妞家人对苦苣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特别是银锁,拉着苦苣的手,脸红脖子粗的向苦苣陪不是……
    % ^, ]4 A9 a* P9 l2 Y苦苣又熬心、又挨打、又往山上跑、又背妞妞出力,又二、三天没有休息,已经累的瘫倒了,坐在妞妞住院病房的门口,耷拉着脑袋,是睡非睡的迷糊着……
    6 `. N9 g& G/ N7 u& K* M+ b第三天傍晚临黑的时候,妞妞娘惊天动地的喊:妞妞醒来了…..妞妞醒来了……
    7 s3 [1 k" d$ d- w& G. r2 m. O妞妞爹、银锁、苦苣急里慌忙的跑进病房,看见妞妞微微的睁着眼,流着眼泪,妞妞爹双手拉着妞妞的右手,妞妞娘双手拉着妞妞的左手,几乎同时喊:我的娃,你总算醒来了….醒来了……我的娃,你最算醒来了……醒来了……& ^3 w/ u; Q& A. V/ ~; g% w7 ]
    银锁忙着用手巾帮妞妞擦脸,帮妞妞擦眼泪;苦苣站在妞妞身后帮妞妞把被子盖好……7 ]) A5 ~+ r) q! ^' b, z% }/ _
    妞妞看见苦苣也不顾家人,丢开父母的双手,转过身来,扑在苦苣的身上,大声的哭起来,那种难以名状的伤感、那种真情流露的神态、那种催人泪下的状况,惊动了段先生。
    7 k! N! M6 Q) A9 a7 b段先生说:“病人刚醒来,身体非常的虚弱,这么多人怎么能行?几天了,都熬倒了,留一个人,以后轮流换,其余的人回去休息吧。”) X8 G$ g; h  Y
    段先生忙扶妞妞睡下,妞妞还深情的望了苦苣几眼,大家商量,让妞妞娘留下照顾妞妞,妞妞爹、银锁、苦苣回水塄坡了。: R4 m1 r) b9 M: P7 J# k; M2 K9 L
    苦苣摸黑走进家里,看见奶奶正给母亲熬药,母亲昏迷着。奶奶看见苦苣回来了,高兴的拉着苦苣的手,问妞妞的情况,当苦苣告诉奶奶,妞妞醒来了的时候,奶奶带着满脸的皱纹笑了,双手合在一起,对着桌子上的祖先灵位祷告:上天保佑,祖先保佑,妞妞活过来了,我的苦苣娃脱离了灾难,保佑我的苦苣娃平平安安……% z' W8 E8 l3 i2 ?
    苦苣看见奶奶虔诚的样子,也跪下给祖先灵位磕了头,作了揖。$ o6 Z7 `$ |! u) ~; ~
    奶奶又拉着苦苣的手,悄悄的告诉苦苣:你爹有音信了,前天,家里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偷偷的在奶奶耳朵边说,你爹在延安解放军那里当兵,一说完,立马转身快快的走了。奶奶还想问话也没有问上,奶奶柱着棍子追,也没有追上,也不知道去那里了,也不知道是那里的人,看起来不象坏人,很象一个有文墨的人。
    2 |- N( s5 D9 c+ P1 Z, n苦苣听了奶奶的话,那个高兴劲儿蹦了起来,那象几天没有休息的人。
    / W9 f1 d. J, k  y奶奶还告诉苦苣:奶奶托亲戚说好了,过完二月二,苦苣去一华里地的桑园子孔家学堂上学。
    7 n6 V% O$ C* ], C- D苦苣听见上学,跳到院子里大声叫:我要上学了……我要上学了……
    9 e4 {* o2 M& B奶奶柱着棍子走到院子里,赶着苦苣去睡觉。6 `; h2 {. s# |+ Q; T6 r
    苦苣睡在炕上,还想着上学的喜欢劲儿,不一会,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z0 M( L- @7 [" Y苦苣在睡梦里还喊:我要上学了……我要上学了……- t3 {2 G3 Q) @$ `5 Z
    苦苣真正睡了一天二夜。+ u" U& n  y. [# p+ w# D
    第三天早上,奶奶好不容易才叫醒苦苣,奶奶请庄里人把家里的一只下蛋母鸡杀了,炖了一瓦罐子鸡肉和汤,除给母亲留了一碗,给苦苣一点,再的全部让苦苣提着送到医院给妞妞吃。
    ! I7 \) Y$ H. h/ M在医院里,妞妞病房里人很多,有段先生、护士、妞妞爹、妞妞娘,妞妞不知为什么,看见苦苣,脸忽的红到耳朵根子边,羞答答的低着头,苦苣也不好意思,问候了一会,推托有事,放下鸡肉汤,也就出来了。
    $ Y2 J* |7 Q7 }# H苦苣出病房还没有走几步,听见妞妞喊苦苣,苦苣才转身,走出病房的妞妞扑上来抱着苦苣,吓的苦苣一把推开妞妞,妞妞好不愿意。
    ( ^, R( Y# {4 a5 k/ L妞妞急急的说:苦苣哥,我的命是你救的,我现在有许多话要给你说……
    . \; s1 {7 k2 L! h7 i( @苦苣左顾右盼看了一看说:“你不看在医院里,这么多人,让人笑话。”
    0 i7 }9 p' S& m7 {6 `9 o! G" \妞妞说:我昨夜晚没有睡着,想跟你说吗……
    : c' h8 E! P# R: E/ y' Q苦苣和妞妞正说着话,段先生又把妞妞叫回病房,妞妞回头喊:苦苣哥,你等会再来…..5 H( ?  c+ D9 y9 }7 V% O# K  q9 V
    苦苣红着脸,跑出了医院。! S- C/ I. E3 S& ^3 B/ ~
    苦苣在县城买了好几副给母亲吃的中药,提着回家了。
    & d/ |; o" p- a: S- O: H7 e苦苣问奶奶:小姨和莲儿什么时间走了,奶奶告诉苦苣,莲儿嚷着三番五次要去医院看妞妞、苦苣,奶奶怕再惹什么麻烦,千方百计的挡着没有让莲儿去看苦苣,惹的莲儿嘴努的好高,急的流眼泪,气呼呼的和小姨回陈家庄了。4 m$ T# f0 g2 b, V0 ~: r+ h& g
    苦苣想:怎么回事,我惹的妞妞差点出大事;莲儿怎么也气忽忽的,一时半回,苦苣咋闹明白呢?9 a4 I! @9 }. {% q
    人啊,情啊,永远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啊。
    3 P- b% t4 u& S4 e第二天,奶奶带着礼物领苦苣拜见了桑园孔家老先生。苦苣一见老先生,先给老先生磕了三个头,又给师母也磕了三个头。老先生高兴的说,这娃没有上学耽误了,过完二月二就来上学。苦苣高兴的在心里偷偷的乐。4 n* S& A/ s% I% K4 @9 n* k
    回到家,刚给母亲把药端的喝了,要去推磨,看见安家岔奶奶的娘家人,苦苣的五爸来了,五爸刚坐下说了一会向奶奶问安的话。
    9 a0 q1 h7 H; U4 t五爸笑着接着对奶奶说:“安家岔庄里有一个好女子,女子爹想在离县里近的地方给女子找一个人家。五爸想到苦苣,给苦苣提亲来了。”, W( h) N, f1 u8 Y" ]: O+ l
    一波刚平一波起,苦苣还没有听完,给五爸推托几句,跑出来了,也不知道五爸还给奶奶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奶奶怎么回复的……! y5 f  X* o& ~4 m0 b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12: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法纲 于 2011-1-12 12:34 编辑 8 |+ t; p0 w6 L& T# A/ H# z# ]
    ! T! O% C0 I9 N8 t" t
    原创《苦苣》第十八章:苦苣点灯夜读书 妞妞锁房昼痛哭" F# C6 Y7 m" }  M% n; E
    奶奶一心为孙忙,家苦还供上学堂。
    6 B! f- ?: a$ N' Q* i6 a背书夜读天快亮,学子群中树榜样。+ j& T& z. E. \8 [
    苦寒能教人向上,书中自有五谷香。
    8 M7 l' T* P: |; e那知妞妞锁在房,苦苣砸锁救人慌。
    - C3 r8 y1 R# \2 w$ j$ M苦苣从医院回到家里时,安家岔的五爸已经走了。
    : Y- F+ a0 ^/ f0 H7 A1 }9 S苦苣心里不明白五爸和奶奶怎么商量的,苦苣着急的问奶奶怎么说的。
    9 w1 k# y$ v+ ^! P奶奶看着苦苣意味深长的说:“你五爸是为着咱家的好,没有坏心。我没有答应,也没有回绝,看以后的情况再说。”( r5 D9 j* P% Y+ Y
    苦苣告诉奶奶,妞妞性子很烈的。可不敢让妞妞知道。奶奶和苦苣一样想,妞妞以后家里有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怕闹个惊天动地的大事不可。. r' L0 O7 k  W8 \2 m8 q
    奶奶还说;“等妞妞出院,我托庄里王媒婆提亲去。看妞妞家怎么说。你去县里给你母亲买几副中药,再买些麻麸角儿带给妞妞,看那天出院,你帮忙接一回。”
    : p3 c& K; a; h- B% k2 O8 c, q在医院妞妞正在吃家里刚送来的面条,见了苦苣带来的麻麸角儿,放下面条,向苦苣笑笑,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妞妞娘看见妞妞喜欢苦苣的那个高兴劲儿,满脸的不高兴。0 J/ V2 d6 h2 L1 Q; B
    妞妞拉着苦苣的手,问东问西,说长道短,妞妞见母亲在身边,说话不方便。
    5 m+ Z! S/ b9 B+ Q  Y* _- S0 B妞妞笑咪悉悉的对娘说:“娘,你回家吧,我有苦苣哥照顾,你放心好了。”
    , ~6 Q8 U4 m& Z  k/ r% z4 {) e妞妞母亲马上回绝了妞妞的话。返尔把苦苣一把拉到病房外面。
    ; s* D# F  m3 F4 j妞妞娘满脸不高兴的对苦苣说:“你回去,以后少来,惹的妞妞不能好好养病。”
    - M9 y2 v1 \( F6 m0 j# b  G" e0 F: I说完,一把把病房的门关上。
    ' }$ w: I6 M/ o3 [/ L4 u3 }苦苣吃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闭门粥,买了几副中药,无精打采、心事重重的回家了。过了几天,苦苣到医院看妞妞,段先生说妞妞已经出院了。妞妞出院,妞妞娘瞒着苦苣。苦苣去妞妞家好几回看妞妞,妞妞家的院门关的紧紧的,苦苣叫门,没有人开门。听说,妞妞爹、银锁都到乡下帮亲戚种田去了,家里只有妞妞娘和妞妞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妞妞娘对苦苣又是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苦苣非常苦脑,没有事时,跑到西边悬崖那里山洞转转,打发无聊的时光……8 e* x- `$ L! E: l
    清晨,天空淡灰色,西北角上浮着几颗失光的星,苦苣苦思铭想,也不明白妞妞家为什么对自己不理了,想问妞妞一个明白,也见不上妞妞。
    . f2 k! p& D) y9 {+ m' [十几天过去了,转眼就是二月二了,苦苣想,先好好去上学,找机会见妞妞问个清楚。苦苣上学的第一天,奶奶领苦苣拜见了孔老先生。孔老先生先给苦苣一本《三字经》,教苦苣前面的一段。在桑园学堂,苦苣年龄是最大的,苦苣已经远远落后于其他学生,苦苣站在茂密的桑树下,刻苦的一遍一遍背着《三字经》,有不认识的字,苦苣问学友们。第二天,孔老先生当着十几个学友的面,让苦苣背《三字经》学过的一段。苦苣只背错了二个字,孔老先生脸马上严厉起来,拿着一个长长的竹板,苦苣跪在学堂的地上,孔老先生狠狠的打了苦苣十大板子,两只手打的红肿红肿的,苦苣咬着牙,一声没有叫,吓的十几个学友哑雀无声。! W' C, V: a# {* U6 I- F) |
    苦苣回家连吃饭都不能端碗,爬在炕上,碗放在炕桌子上,慢慢的一口一口叭的吃。奶奶心疼的给苦苣肿的地方摸鸡蛋清,苦苣告诉奶奶不疼。
    * G0 A! N# u1 M/ w8 T苦苣下苦功了。夜晚,苦苣挑亮清油捻子的灯盏,学的鸡叫头遍才睡;头昏了,用凉水洗洗脸,再接着学;推磨,苦苣背着课文,不会的,看一遍,边推磨,边背;;上山下地,苦苣带着书,边干活,边背课文;就连吃饭,苦苣边吃边看……以后苦苣学的课文,都一字不差的背会了,有不认识的字,苦苣问学友,提前学会,别的学友一年学会的《三字经》,苦苣三个月背的滚瓜烂熟。
    5 M6 h5 q, N# U0 R在放麦学的时候,孔老先生夸奖苦苣的苦读劲头,要学友们向苦苣看齐,学友们早知道苦苣的挑灯夜读书的钻研劲儿,人人佩服,个个喜欢。! i% M: u5 l1 |% s: _% O' ~8 O
    上学时,苦苣没有空儿去看妞妞,放麦学了,苦苣去看妞妞,妞妞娘还是没有开门。
    5 _# G9 g% k1 Y+ l# M, {8 j奶奶说:王媒婆去提亲,妞妞娘没有答应。妞妞娘的态度苦苣明白,难道妞妞也……苦苣不敢想像,是什么事儿呀?那天安家岔的五爸来了,帮苦苣家收割麦子。
    5 R6 u& r3 Y: f  C五爸说:上次他来,庄里有一个女人在庄口碰见,好象非常熟悉苦苣,我顺口说我给苦苣提亲,我是苦苣五爸,那个女人一听转身就走了,那是谁?奶奶和苦苣听见,轰的一下明白了,五爸的一句话,搅起了妞妞娘对苦苣的三丈大浪,苦苣疯了,拔起脚奔向妞妞家,刚巧妞妞家门半开着,苦苣推开门,跑到院子中间,大声的喊:妞妞,你又怎么了……妞妞,你又怎么了……妞妞娘不在,客房门关着。妞妞家的小房窗户里,妞妞两眼泪汪汪的叫:“苦苣哥,苦苣哥,我在房子里出不去,我娘把门锁着,窗户钉的牢牢的,好多天了,我快急疯了,你快救救我…..,救救我……”
    # I( Q( x* E7 S7 V/ e/ `1 D苦苣飞奔到小房门前,顺手从墙边拿起橛头,狠狠的一下把门锁砸开,进去拉上妞妞,飞奔出大门,向西边断魂山上逃去……
    - }( a4 @) H$ i) q" q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 ?4 f( L/ f( R9 y( H8 J4 n5 \) h9 G) q8 |9 r

    " a, n- }0 A) u6 Z( A4 n2 C5 p( G6 @( ^,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1-1-14 11: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法纲 于 2011-1-14 11:45 编辑
    3 w' x2 D- m4 ~( d; Y9 ?8 o. G2 n  B5 Y4 `) L" o
    原创《苦苣》第十九章:山洞里缠绵情浓 草堆上温柔心润" A" X5 {( G8 Z" G
        荒山野地拜苍天,悬崖山洞笑开颜。* w4 ]3 Y. I3 Q/ `) M7 q
        姑娘美丽喜姻缘,小子漂亮爱婚恋。
    ! Q1 h  t+ [& y- d1 Y4 s% v$ f* S, `    苦苣怀中美人甜,妞妞花蕾开放欢。
    ( o6 {" W, D- S( H    你欢我爱润心田,滚烫身子贴紧粘。
    4 @# N+ F$ B  ]; [6 O3 O    苦苣拉着妞妞沿着西边上山的羊肠小道,拼命的跑到断魂山悬崖边山洞时,已经累的满头大汗,身上冒着股股热气,苦苣、妞妞几乎同时倒在山洞的草堆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 K" j/ _6 q" q! ]6 J) N# |* m: H6 y/ y    苦苣几个月上学,算是从小长这么大破天荒的养了许多天,吃的多,睡的香,象一课小榆树一样发育起来了。快满十七岁,苦苣长成一条高大、魁梧的汉子,一双明亮的眼睛,一头黑黑的发髪,一身干净的粗布衣衫,走在庄里,好多姑娘偷偷的看苦苣几眼。# j/ V7 e4 l' R  k* j
        妞妞在房子里闲闲的休息了几个月,妞妞娘什么活也不让妞妞做。妞妞脸白净白净的,妞妞中等身材,圆圆的脸上显出温厚的天性,可是嘴角那两道深深的皱纹且预示妞妞是一个性格倔强的女子。 ) j3 Q" t3 J9 h( s0 S: J+ H" j' y+ f, i
        半晌午太阳偏西了,山洞里空气干燥干燥的……/ S$ g* ^$ d( N- z
    妞妞深情的对苦苣说:“苦苣哥,咱俩的事儿闹到这么个份上,不管家里亲人、亲戚邻居、庄里庄外,风言风语满天飞,坏话出门象风吹。你的意思我明白、我理解,我看咱俩出去拜拜土地爷、拜拜山神爷、拜拜天王爷,拜拜爹娘、拜拜奶奶妈妈、我算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就怎么,你看行不行?”  L7 c& J7 |8 A7 y
    苦苣听了妞妞的话,高兴的拉着妞妞从山洞里往外跑,俩人对着太阳公公、对面清凉山山神庙山神爷,跪下三拜、对着妞妞家里、苦苣家里的方向三叩头、苦苣和妞妞面对面三碰头,行礼完毕之后,苦苣拉上妞妞跑进山洞。' y  ~6 E1 ^" D  K% e; ^, U
    爱神已降临在水塄坡西边断魂山悬崖旁边山洞里,像细雨洒在苦苣和妞妞身上,像春风吹进苦苣和妞妞的心里,天上人间、土地神明、高堂亲人:苦苣和妞妞私拜婚堂,山洞是新房,草堆是婚床,成亲了……5 X8 k. N/ R+ \
    苦苣在山洞目不转睛看着妞妞,几个月没有见,妞妞长的越来越好看,白哲、润泽的脸庞上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象闪光的黑玉;一头乌黑的柔软大辩子洒在两座凸凸的胸前;一身红花单衣将妞妞成熟的少女气质衬托的更加美丽、清淡、迷人;嘴巴似乎不大,显然由于嘴唇线条的鲜明和牙齿的洁白,使的妞妞一张开嘴,就意味一种清新、单纯、诱人的美。绿绿之浪、盈盈之香、亭亭之立、容容之态,点燃苦苣情欲、爱恋、性狂、野火,使得苦苣混身发热,一股无明的欲火已经旺旺燃烧起来了……
    % l. A# ?& j' e+ ^; ?妞妞几次没有让苦苣亲近身子,觉得对不起苦苣,也怕伤了亲密的感情,看见苦苣欲火燃烧发红的双眼,明白就要发生那样的事儿,妞妞在想,神明会保佑爱火的点燃,由着苦苣的心愿去吧……
    " D& C* ]7 W- i' p9 J苦苣紧紧的抱着妞妞,苦苣告诉妞妞,再也不想离开妞妞,妞妞也知道,苦苣早已深深的爱着、恋着自己,苦苣和妞妞心中的欲火无法再忍下去,妞妞任苦苣退去自己身上所有的衣裤、苦苣麻利的脱光衣服,两条滚烫的身体紧紧的贴在起来,翻滚在山洞草堆上……
    ; i3 o6 i% m6 Q, ^; T# F* J妞妞“啊…..”“啊….”的叫,苦苣似乎变成另外一个人,也没有理睬妞妞的喊疼,继续猛将又大又粗又红又硬的阳具又一次进入妞妞花蕾深处,妞妞一股红红的鲜血从下体流出来了……
    1 ^4 v) u0 q1 |' ]7 I/ `“嗯….嗯….”苦苣甜蜜的吻,让妞妞本能的发出醉人的伸唤,苦苣依依不舍的放开妞妞诱人的香唇,更加狂热的吻妞妞的耳垂,吻妞妞白哲的乳头、乳晕、酥胸、肚脐,处处留下爱的痕迹……7 g& o$ y6 D' P4 T% s
    苦苣温暖的大手在妞妞身上游走,酥麻一阵一阵侵袭着妞妞,如鹅毛在挑拨着妞妞的敏感地带……妞妞消魂放纵的“啊…..啊…..”叫着,声声使人陶醉,欲望步步高涨,难以自持自控,当苦苣再次进入妞妞桃花源深处的那一刻,苦苣和妞妞双双同时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高潮,苦苣越狂热,妞妞越迎合,爱的深、爱的多、爱的狂、爱的紧……心灵与心灵的碰撞,灵魂与灵魂的交融,爱液与爱液的溶合,在狂热的激情中,耕耘云雨、播种爱情、释放饥渴、交溶缠绵,幸福的苦苣的花儿在心中朵朵绽放……
    1 a3 q0 ]) O$ L- ^- `" U, {  [真是:霞飞万里恋晴晨,雨吻千山思早春。6 @; P7 s9 c8 a9 O
    溶溶花羞芳草湿,葱葱树痒主株伸。+ S- _& O, ^9 v3 b/ t
    阳宫和暖娇身泰,软玉馨香抱满辰。6 I; V) W6 O( [4 t0 z
      享尽人生床第荡,观光仙境美女真。
    5 `4 I8 V% L7 Z苦苣和妞妞激情过后烟消云散,风平浪静。) U9 m) o4 C( L1 p7 t; c+ P
    妞妞含着热泪望着苦苣说:“苦苣哥,我什么都给你了,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快托人说媒娶我……”- g8 C: i2 E( z0 D
    苦苣高兴的忙点头答应着……    K% k2 [% \6 H2 O7 s, `  M, p. s
    妞妞猛然着急的说:“了不得,不得了,我娘出门去河边饮驴回来,不见我了,怕急疯了,怎么办?怎么办?”
      I5 ^7 K2 B0 }7 t3 h3 ]9 E/ `苦苣也六神无主,闯了大祸,砸了妞妞家小房的锁,私自引妞妞跑上山幽会,私自拜堂成亲,心中也没有什么好主意…..
      R9 _9 O* Q1 m; k+ E) ?. ]2 w妞妞又说:“事已如此,听天由命,随它去吧,妞妞爱苦苣哥,苦苣哥爱妞妞,有苦苣哥,妞妞什么也不怕了。”
    7 {7 f8 B0 _5 O) T妞妞还告诉苦苣她在家里跑出来几次,都让家里人拉回去了;前些日子家里人看的紧,没有办法出来;爹和银锁去乡里帮亲戚做农活,锁在小房才几天,晚上娘陪我睡;娘说苦苣哥安家岔亲戚定好亲事了,妞妞才不信呢;娘还说县上有个做买卖的人家托人提媒,儿子在兰州上大学,要人才有人才,要貌相有貌相,妞妞才不喜欢什么富不富呢,上大学不上大学的;妞妞继续说,我银锁哥哥喜欢上次来苦苣哥家的莲儿,我爹托媒人去莲儿家里提亲去了,莲儿家里人愿意,可莲儿吵的不行……
    + A2 Z3 R7 I4 l妞妞心里有个小九九,莲儿出嫁了,少了一桩缠苦苣哥的事儿,嫁给银锁哥哥,是我的嫂子,我可以好好看着莲儿,别去找我的苦苣哥……
    ( B  u* ^& D, M( ]) `% M- }: G$ Q6 }妞妞深情的望着苦苣说:“妞妞今生今世只爱苦苣哥一个,爹、娘、银锁哥哥的什么话妞妞都听,唯独不和苦苣哥好,妞妞宁死不听,苦苣哥,妞妞永远爱着你……”$ W! M2 I2 O2 {# j# c2 r
    妞妞接着说:“我娘说我高家爸匪气;家里贫穷;苦苣哥有点傻,我爹说我细细想想,由我拿主意,上次王媒婆提亲,就没有答应。”
    $ d) [/ N9 [6 j& _9 D" v$ `: y妞妞的一番话说的苦苣热泪盈眶、五腑投地,也明白怎么见不上妞妞的原因,事情的来龙去脉。
    # r) x2 k7 q: u( j$ l眼看日落西山,苦苣和妞妞有说不完的爱语、情话,东拉西扯,没完没了……1 ]8 V+ M; x% M; |
    苦苣和妞妞穿好衣服坐在草堆上抱在一起说着永远说不完的甜言蜜语……
    8 ^) ]" R2 C1 C猛然山洞前一黑,苦苣发觉时,山洞门口被妞妞爹、妞妞娘、银锁堵住了,妞妞和苦苣逃也逃不了了……5 E7 l: ?. z7 t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 09: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法纲 于 2011-1-21 09:47 编辑 1 C8 L& J7 K# z& l
    2 [7 T0 M% m( z! {+ y8 A
    原创《苦苣》第二十章 祭奠苦苣哭断肠 祭扫苦苣昏眩伤: a9 g+ R! g8 C6 m
    苦苣羞愧口难言,妞妞挨骂早习惯。- j2 M" b5 J5 N: x! B" q
    逼爹答应定婚欢,期盼何日红线牵。2 u& ?$ ]! u1 B# H) K/ z
    苦苣哭母肝肠断,祭母十哭天地寒。( v8 e$ I/ |, T9 d
    乾坤玄黄日月暗,大江东去浪涛天。
    4 u& y/ O$ L( B0 g+ l* _/ p话说苦苣和妞妞万万没有想到,被堵在山洞里难以脱身,吓的苦苣和妞妞面如灰土,低头弯腰,惊慌失措,如鼠见猫、畏手畏足、畏缩一团……
    3 O: i; U+ H1 c妞妞娘气冲牛斗,脸色铁青,扑上来隆起右手向苦苣脸上狠狠打去,妞妞飞快转过身来,护住了满面羞愧的苦苣,妞妞后背被娘重重的打了一拳,妞妞爹、银锁慌忙跑过来拉着了妞妞娘……
    / m' l+ }8 g7 h; m妞妞娘怒气难消,不停在骂苦苣、骂妞妞…..* H; `8 }4 l) J) O9 [
    妞妞爹面带怒气,但也上前阻止了妞妞娘的怒容满面、怒气冲冲……
    ( w( F6 T2 d1 k$ e' t妞妞爹快刀斩乱麻,安排妞妞娘和银锁先把妞妞拉回家,妞妞爹要在山洞和苦苣说一会儿话。妞妞怕爹打苦苣,护着苦苣不走,妞妞爹劝妞妞回去,爹不会打苦苣,爹和苦苣有事说,妞妞千叮咛,万叮咛,妞妞爹点头以后,妞妞才三步一回头的看了苦苣几眼,勉强被娘和银锁拉出了山洞,向山下家里走去。
    : W7 ?1 G4 k1 Q7 j- j0 ]妞妞爹指責苦苣的粗鲁、野蛮、任性、丢脸等等不合祖规、庄风、家法、论理之举,苦苣唯有低头含羞,频频点头洗耳恭听…..
    # H4 ~: ?3 X/ D+ ?6 ?' j妞妞爹思索再三,事已如此,不得不临下山之前告诉苦苣,让苦苣告诉高家妈,托人说亲事吧。- |* l# s0 G& M0 ?5 V
    苦苣高兴的偷偷的在心里乐,但脸上依然低头答应着……) J, R+ w# g$ T* c- `
    苦苣回家时,奶奶怒目而视,骂了几句,高高举起拳头,轻轻的打在苦苣身上,苦苣还嘿嘿的傻笑,气的奶奶拿起小扫把,真的在屁股上打了几下。
    ! a8 Y4 @3 [) n2 N王媒婆再次提媒时,妞妞家答应了。按乡里乡规,选好日子,苦苣和妞妞定了亲,喝了定亲酒,苦苣和妞妞高兴的心里象蜜一样甜。
    5 C  d/ L; M6 b; X& l# o妞妞告诉苦苣:“是爹拿的主意,妞妞娘有一百个不愿意,家里的事,还是爹说了算。”
    " g  i# z& V" t, L! x苦苣母亲的病越来越重,一连吐了几次血,苦苣去县上买了好几次中药给母亲熬的喝……
    / [' ]& \3 d* N3 b( S苦苣又上学了,学的是《论语》。
    ! K  l' O0 q" E: R. W- E孔老先生给苦苣讲《论语》。* Y3 z4 h0 E- K" Q+ c: d. H* ?
    孔老先生说:“《论语》是四书五经的重要篇章,是中国儒家思想的精髓,也是中国古文化的宝典。《论语》是我国最早的语录体散文,文字简洁含蓄,语言精炼生动,涉及文史哲学、社会思想、文化教育和为人处世等诸多内容。全书共二十篇103章节,读了之后会受益匪浅。”) l2 Z  h7 n* j1 @3 G# @0 v
    苦苣想:要学好《论语》,世人说,学好半部《论语》治天下,我要深刻理会和掌握《论语》知识,就一定善于修身养神,提升自己的德行品质,不断陶冶自己的情操,更新自己的知识,提高自己的才干,具有远大的志向和丰富的内涵,达到一种高深的境界。”1 W4 X( E/ w5 `; h( n, Z& v4 [
    苦苣牢牢记着孔老先生的教晦。苦苣刻苦钻研学习领会《论语》。' G& D! _( c5 z( }  f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二千多年前孔子就提出了这样一种学习方法,在学习中要不断温习,温习已经学过的知识,能有新的体会和认识,就可以做老师了。还特别强调,要把学习当做一种乐趣,一种享受,不要把它作为一种负担。       ' e4 Q4 O2 G9 b# n5 f, O
    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择其不善而改之。”也就是说,聪敏而又虚心好学,不耻下问,才称得上‘文’了。三人走路,其中一定有值得我为师学习的人;我选择其中好的并且向他学习,看到其中不好的就改正过来。这是一种虚心诚恳的学习态度,并且告诫人们在学习的过程中要善于选择,对自己有益的就认真去学,对自己的不利的就不要去学,而且还要加以改正。
    , O6 f8 H' U' `/ `0 K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在这里孔子进一步强调了学习的重要性,整天冥思苦想,不如须臾之学。因为学习能终生受益,学习会改变自己,改变人生,能锤炼自己的意志,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能修炼自己的德行品质,达到一种深的程度。因此,学无止境,人生应该活到老,学到老。只有善于终生学习的人,才能“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成为一个完美的人。
    - h2 b2 e" ]0 n    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反三隅,则不复也,”他告诉人们,教导学生,不到他自己百思不解时,不要开导他,不到他想说而又说不出来时,不要启发他。举出一个问题他不能因此而推举出其他三个问题,那就不要再教他了。这是一种很好的教学方法,也就是经常所倡导的启发式教学。并且告诉人们,在教育教学过程中不但要注意启发学生,更重要的是如何去启发,掌握启发的适当时机和尺度,注重启发的实际效果。都应该深刻理会启发的内涵,努力去实施这种教育方法。在实施的过程中,要认真地抓住有效的时刻,做到举一反三,让学生深刻地理和牢固地掌握知识,从而达到运用的目的。
    ( c# G' w) q  s; x: ]    子曰:“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孔子的这一思想境界,进一步阐明了学习的必要性,尽管有些人,有好的道德仁爱,有聪明的才智,有正直的思想,有诚信的品质,有见义勇为的行为,有刚毅的性格,也要加强学习。不去学习就会愚昧,就会放荡,就会被人利用,就会急躁,就会闯祸作乱,就会轻狂。8 S, H. A/ f+ \2 y$ u7 V; w- q. I; c* g
    奶奶和妞妞爹几次商量,找风水先生查看,迎娶妞妞的好日子定在一九四九年二月八日,农历己丑年(牛年)正月十一日,丙寅月己已日。
    ' j- L; k- B7 B" T5 A  T6 Y定亲以后苦苣和妞妞情不至禁的偷偷的见了几回,也偷偷的跑到西面断魂山悬崖边上山洞里亲热了几回。$ u" S3 O$ D0 b7 _" {' Q( {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苦苣快到放冬学的日子了。3 ?+ P2 s5 K0 t$ S1 a
    奶奶和苦苣在农历腊月二十三日,送灶王爷的那天晌午时分去县上买年货回来,在万人坟边,清清楚楚看见国民党警察黑狗子杀害了一个地下共产党员,那个人高呼:打倒国民党!共产党万岁!奶奶惊奇的告诉苦苣,那个人就是给奶奶送口信的人,庄里人说,那个人是县上中学的教书先生,好人啊,好人啊!庄里人悄悄的说,解放军解放了大半个中国,三大战役胜利了,国民党是秋后的蟆蚱,蹦达不了几天。4 s* w2 s$ {' u6 c
    奶奶回家,还为那个不知名,不知姓的地下共产党人烧纸钱祷告……
    , \+ L0 A, i: H! p) A7 |8 `0 V* G祷告共产党得天下,解放军救穷人……- M* U) \! U7 \5 v3 {' F* Y! Y
    奶奶、苦苣日夜照顾着病重的母亲,县上老中医卢老先生悄悄告诉奶奶,家里准备后事吧,吃药看病只能是家人的期盼而己……' A& [  F2 R1 p  L  I
    一江秋水向东淌,( H2 N% _; H. Q# q% Y
    游丝魂系飘何方?
    , D, T  q* q2 _( z7 t7 d1 u丝飞人亡夜梦长,
    - M$ ]2 c/ u- S: v9 x4 U无可奈何哭断肠。
    9 G. l* w2 K& Y) W2 B) j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农历戊子年腊月三十日(除夕夜),母亲已经说不出话了,苦苣心如刀割、五脏俱焚,母亲示意苦苣跪下,双手拉着苦苣的双手交给奶奶的双手拉着,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托付奶奶照顾,慢慢的、慢慢的睁着双眼离开了人世……4 D! @( f' x* s
    苦苣哭的死去活来,奶奶悲痛万分的泪水纵横,奶奶轻轻的、轻轻的用右手把母亲的双眼摸着盖上……
    0 N% B& c* q; e! ^) K3 ^* t; J* G在妞妞爹、庄里房下、苦苣本家亲房、陈家庄大舅、二舅、小姨、表姐、莲儿、安家岔五爸等等的操办下,正月初三日,在水塄坡苦苣家唯一的川地里安葬了母亲。   
    : P* D0 d  b. y1 }% ~正月初六烧一期纸时,苦苣爬在坟上哭的昏了过去,偷偷的跟在后面的妞妞,跑到坟上唤醒苦苣,扶着苦苣回到家里。: R) |+ @1 u+ C0 t
    奶奶病倒了,苦苣无精打彩,妞妞在苦苣家里忙着家务,做好饭,端给奶奶和苦苣,可奶奶、苦苣怎么能吃的下去…..) u/ \7 C! e  d! @8 j
    奶奶、苦苣昼夜无眠,悲痛欲绝…..3 E! O1 r; D; {4 C2 v
    苦苣祭母十哭:
    ( r' ^0 l* N2 s5 W6 M" i天昏昏,雪粉粉,祭母哭断肠,
    & {$ r1 ^% F$ x2 l4 q地沉沉,雨淋淋,思母泪眼庞,7 _0 u0 i$ C1 v$ n: a- J
    风拂拂,气呼呼,纸钱满天上,
    8 H  v  @6 |& W) \水细细,流滴滴,酒茶祭地王。
    $ {! N" `) _% l3 S" x; j
    4 _' C: K9 s5 j. q' c" e儿哭母,望天空,慈母坐天堂,
    ( J0 c& j* t3 p0 X& M母仁慈,母忠厚,善心流传广,
    7 i$ S1 p0 C) h2 n' y7 R上敬天,下拜地,人群现慈祥,, `4 u! J+ y$ F
    献水果,摆饭菜,慈母请品尝。! R7 F0 T/ `6 c
    " ^5 h1 f$ x% P7 |
    三哭母,记儿时,母乳儿最想,
    + E8 I) k6 g, I+ a" ~: t吃水甜,挖井难,儿幼母哺养,
    1 N- k8 F, D, I/ Z. a口口饭,滴滴水,母偎勺勺汤,
    . E* R, ], _, g: J( B/ l* M润儿胃,化儿血,岁岁儿成长。
    : \/ L0 u; V) w  \  ?2 A
    ' \2 t2 X4 X0 J9 _2 t1 G四哭母,儿不孝,气母儿疯狂,
    , v/ Y) H' ]% e1 D母要打,拳高举,轻轻拍身旁,
    8 R' [' L- _% |1 c" ]# j儿不怕,笑哈哈,自小啕气王,0 V* v+ N# s0 i% R$ `7 K; t0 y. S
    母规劝,学孝廉,敬老记心上。$ `. U! n0 e) t. r7 e) |* e( W

    ) p0 L" ]) l. i五哭母,儿思源,慈母恩难忘,  B! Q! s1 I2 _
    背三字,学论语,挑灯读天亮,
    ( B1 y8 H6 G, C仁义礼,孝廉贵,学人智勇双,% q- V2 {$ H) A1 \
    母教儿,儿念书,句句记端详。
    & g6 A$ n2 J" W% k3 b. i/ _  v# a/ ?+ [/ s( W% ?- f
    六哭母,逢节日,儿必坟勤上,
    6 \" @3 s: x  |+ v4 _# K担黄土,拍坟堆,清明纸钱扬,
    ' p0 D7 X- Y0 m' T" q寒衣棉,里外新,母穿暖心房,
    8 z: r% T4 J1 t- ~* V腊月雪,飘坟上,天地白茫茫。
    ( }2 h8 k9 A" n: L+ w
    $ }/ q* s! \! P2 j* }七哭母,教孙辈,祖母恩不忘,9 T6 c; ~! S' |) n
    盘中餐,皆不易,养人粒粒香,
    $ h& T0 x1 l' t5 J. y爱长辈,学礼仪,家风代代旺,6 [" K" d# l& t0 \' a5 M
    祖辈德,护下辈,年年福满堂。
    + Z6 O9 S. I0 J! b: Z8 C5 L
    0 U5 G7 `9 x* k$ L& L! t4 a八哭母,母爱儿,儿爱子孙长,8 J# x! s# P( N# z; f: Y/ |5 |
    对孙儿,比对母,儿心愧的慌,
    2 Q, R2 V; t* U7 g1 Z: V! }慈母护,儿长大,母爱儿坚强,7 g" _8 k, ?3 A$ [) i
    代代传,辈辈望,家谱要续上。
    ' h/ f! x4 z. o% z$ _7 [4 y$ z5 `) q: j' q, i
    九哭母,不忘根,舅舅儿看望,3 W3 i2 K. a6 z: B
    大姨儿,表兄长,儿要以哥想,
    # C, F3 s: G* Q$ f' X3 V3 b  F小姨忙,在山乡,有空儿去帮,
    , ^% G( z- U% C- A姐弟妹,血脉亲,儿必常来往。
    - n9 V# K  L- }$ ?- E. T8 j* Y% v* w
    十哭母,天庭远,保重佑故乡,
    . G4 O, O8 y( h9 p! [: |/ n4 T$ F儿要老,教孙辈,爱祖常思量,% l; U) z* [" o9 x, P
    天堂路,母走好,儿心思无疆,9 o+ H  u7 p$ A8 v0 N, Z( K* z
    东西通,南北畅,慈母灵光祥。: B/ z! Q5 F! |* N; n3 n( O
    1 b4 b/ ~) R# Y8 Y+ b
    苦苣原定娶亲好日子,还有四天时辰,大孝在身,万万不行。奶奶又托王媒婆去妞妞家商仪,不知妞妞爹如何答复……
    4 t. O+ H8 q5 L$ M/ E1 L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1 10:35
  • 签到天数: 17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1-1-24 09: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苦苣第二十一章:三爸含泪别河山 国军败北移台湾) T4 e: {' z" @- Q+ U- Z/ A" f
        奶奶来到南河川,面见姐姐泪连连。
    ; L) a9 u' L' E    三爸含泪走台湾,难见母亲慈祥面。# n0 o  h+ a! q: G' f0 A
        大势已去国军完,老蒋下野心不安。
    . _/ K6 {" G. ?5 |    红日普照解放天,天下太平万民欢。& [3 u, k0 l, J* ]- e# X  a4 H
    话说王媒婆欢欢喜喜的第二天答复奶奶:妞妞爹知道苦苣重孝在身,同意娶亲过一段时间再商易。
    : _! B$ N6 v* _3 F" S奶奶高高兴兴的说:“妞妞爹真的是宽宏大度、情深意长,明白事理,善待乡邻。”8 z. P4 B7 c' m0 [
    乾坤玄黄日月暗,大江东去浪涛天。. k  ^8 Y' h% T
    苦苣悲伤的给母亲连续烧了七期纸,每期纸都是妞妞陪苦苣去的,每当苦苣哭的死去活来的关键时刻,妞妞也含着眼泪把苦苣拉起来,好言相劝,苦苣从心里对妞妞感思谢德,感激不尽。7 ~5 d3 ?  ]& s4 [* e7 |) h
    苦苣不是哭,就是蒙头睡觉,无精打采,悲伤过度。
    - T% Z2 W5 Z, E6 M' j; M9 h妞妞不辞老苦,这些天一直帮奶奶做家里的杂活。
    ; y" {. I; q2 j, {8 \/ j' ?南河川姨奶奶在县中学上学的孙子专门来家,请奶奶去姨奶奶家,说姨奶奶有病,想奶奶,还一定要让奶奶去一趟。
    : w5 R6 _! a. \7 s% h$ j( e. x奶奶赶忙把家里的事情托付给妞妞,苦苣和妞妞又说了一会话,奶奶看见妞妞柔情似水、苦苣热情似火的样子,俩人没完没了的架式,奶奶急催着苦苣,苦苣恋恋不舍离开妞妞,妞妞含情脉脉相送苦苣,苦苣扶着奶奶往南河川走去。
    * F# \0 |# J& ^$ h去南河川经过县城,从水塄坡到县城三里多路,到县城后,先从西门进去,穿过南街,再出南门,沿南城嚎一直往南面走,下一个大斜坡,过蛇谷河,上一个不大的小斜坡,沿一个巷子走进去,就是南河川张家姨奶奶家了。
      S% z/ a2 F8 o4 i  n' o姨奶奶一见奶奶拉着奶奶的手直哭,姨奶奶愁容满面,白髪满头,皱纹满额,泪水满脸。俩个亲姊妹的痛哭流渧,引来几个爸爸和妈妈、孙子的擦眼摸泪,苦苣也拉着姨奶奶和奶奶的手流下辛酸的泪珠……
      H5 k/ W, F- ]- |2 x+ V姨奶奶比奶奶大二岁,是奶奶唯一的亲姐姐,姨奶奶悄悄的告诉奶奶,在成都国民党军队当少将的三爸前几天偷偷的夜里回家来了一趟,庄里人谁也没有见,也没有时间去看唯一的亲姨姨,三爸还特别让姨奶奶转达对姨姨的问候。* s' Y& O/ O$ j+ v
    姨奶奶学着三爸的原话告诉奶奶:“三爸含着眼泪说,现在蒋总统明已下野,实在溪口掌控大权,已经秘密安排移师台湾的前期准备事务,风雨飘遥,大势已去,不久移居台湾,恐怕再难以面见母亲大人,不孝儿特来向母亲辞别。”+ R% t  v4 G+ U( B8 ?
    当时,三爸说着声泪惧下,泣不成声。% U& R3 {1 {4 T- X, D4 T1 n: Q4 o$ m
    姨奶奶愁眉苦脸、愁肠寸断,奶奶悲伤叹息、伤心落泪,奶奶好言相劝姨奶奶,三番五次安慰着姨奶奶。, O% j, S6 B3 d0 t1 g! ]5 C
    苦苣回忆三爸前几次回家,好不风光,带着四川籍太太,虽然是快奔四十的夫人,脸上比乡下二十几岁的姑娘还白净,中等个头,细细的腰身,宛如天上下凡的仙女,一直未生养小孩,难怪保持如花似玉的秒龄少妇般的身段。几个勤务兵跟前跟后三爸,庄间人看见三爸气魄惊人、威风魁梧。三爸也没有告诉县上什么人,县长、警察局长赶到南河川姨奶奶家拜见。晚上,在南街县衙门摆酒席欢迎三爸,县上头头脑脑几十人轮番敬酒,大献殷情,灯火通明,气份热闹。有一次,省上还派大员专程到南河川拜会三爸。
    3 f8 O% |: x( n1 E' r* J& D7 Q可见三爸职位之高、交际之广、为人之善、孝道之廉。
    ( x- D" X7 t0 F1 Q1 i, t  Z苦苣记得有一次,三爸还特到水塄坡看望奶奶,碰巧看见苦苣和妞妞,情投意合,俩小无猜,青梅竹马,天生一对,三爸还讲等苦苣成亲之日,一定得提前告诉,三爸要喝苦苣和妞妞的喜酒。羞的妞妞低头不语、双眼微红。
    / i% c, \* A1 `( w: D) \幼年的苦苣,听奶奶说去南河川,别样的高兴,有时是苦苣吵着、嚷着奶奶去南河川,凡是三爸来的时候,姨奶奶家大摆酒席,什么十三花、什么沙锅子炖肉、什么海鲜鱼吓等等,苦苣从来没有吃过的食品,从来没有见过的海鲜应有尽有,苦苣那个高兴劲儿呀,张着嘴喜悦的心情挂在脸上。
    % S$ f  U) {$ ~- Y) o3 _  |几乎去姨奶奶家奶奶只能买一包点心,回来,苦苣满满提一大筐子好吃的,还穿几件姨奶奶孙子换下来半新不旧的衣服,不管长的、短的、宽的,瘦的,苦苣一样喜欢、高兴,奶奶常常用手拍着苦苣的头说,你娃不知享了你姨奶奶多少福,吃了你姨奶奶多少好吃的,拿了你姨奶奶多少好东西。
    5 c; V1 c! f2 p三爸和苦苣父亲自小一起长大,小时俩人关系相当和好,长大后,苦苣父亲怎么不太爱听三爸的话,不想去三爸的军队当付官,惹的三爸不高兴,说苦苣父亲不识抬举,给甜的不吃,窝在乡里吃酸菜洋竽吧。
    ) c# g  Q) ?5 K- _奶奶和苦苣在南河川住了几天,夜里苦苣睡着了,姨 奶奶和奶奶还不停的说着话,从安家岔的老人说起,到南河川张家怎么兴旺,三爸自小聪明机灵,发奋读书,考上军校,效名疆场,抗击日寇,出人头地。姨奶奶唯一欠缺的是三爸夫人没有生养,姨奶奶多次劝三爸纳小,三爸夫妇恩爱有加,三爸拖着没有纳小。姨奶奶叹息不知给奶奶唠叨了多少回……: W# c1 {  ]! b+ ~) W0 {1 o$ Q4 e
    奶奶和苦苣空手而去,满载而归,一到水塄坡,妞妞急不可待的告诉奶奶和苦苣,陈家庄表姐杏儿来说,外祖母有病,赶快叫苦苣去陈家庄,奶奶和苦苣听了非常着急,奶奶忙打发苦苣去陈家庄。# w+ T& t8 k8 g' p( m& q
    妞妞送苦苣到水塄坡庄口,含情脉脉的拉着苦苣的手说:“苦苣哥,你快去快回,妞妞心里惦记着你。”
    + U% D& X. l% v. A苦苣也急急的告诉妞妞:“我早去早回,你回去吧。”0 }0 O* `0 s- U* k  [
    苦苣向妞妞摆摆手,三步一回头的看看妞妞,还说,妞妞,你照顾好奶奶,等看不见妞妞,苦苣飞快的向陈家庄跑去…...2 q$ M3 s! D9 p9 r9 Z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